靈芝對呼吸道過敏性疾病的醫療效果

本篇文章從過敏性鼻炎、過敏性氣喘、慢性支氣管炎等三個角度切入,探討靈芝對呼吸道過敏性疾病的醫療效果。整體而言,靈芝的作用在於阻擾肥大細胞釋出組織胺、鬆弛緊縮的氣管、減輕發炎症狀、改善咳痰喘、提升整患者整體健康水平等,已知腺苷和靈芝酸A、B、C1、C2等成分在其中扮演重要角色。

文/劉國柱

◎ 本文原載於2003年10月《健康靈芝》第22期 33~30頁

 

免疫系統原本是設計來保護人體不受外來病菌傷害的,對於不具威脅性的「外來物質」(或吃入、或吸入、或皮膚接觸)應該是視而不見的,然而某些特殊體質的人,其免疫系統卻會大張旗鼓地反擊,進而引起身體出現癢、紅腫、發炎……等不適。

這些物質即是所謂的「過敏原」(雞蛋、牛奶、塵、花粉、海鮮……都是常見的過敏原),所引起的不良反應即是「過敏反應」,表現在鼻子的稱「鼻子過敏」,表現在皮膚的稱「皮膚過敏」,表現在氣管的則是「過敏性氣喘」或「過敏性支氣管炎」。

當身體第一次接觸過敏原時,免疫系統雖然知道,卻不致引起過敏反應;必須在接觸一段時間後,免疫系統才會將它判定為「入侵者」,並開始製造能辨識和記憶它的抗體──IgE(免疫球蛋白E)。

IgE是人體眾多抗體中的一種,它會與「肥大細胞」及「嗜鹼性白血球」(免疫細胞的一種)結合在一起形成複合體,隨著血液四處巡邏,一旦偵測到過敏原,便會促使「肥大細胞」及「嗜鹼性白血球」的細胞膜破裂,釋放出細胞內的顆粒,這個 作就叫作「脫顆粒」。

這些顆粒含有會引起各種過敏反應的化學分子(即所謂的「介質」),其中最著名的便是「組織胺」,它會造成氣管平滑肌收縮和微血管滲漏,進而造成氣喘或局部紅腫;也會促使黏膜分泌物增加,而出現痰、鼻涕等;或者刺激打噴嚏、咳嗽,或者引起皮膚癢;更嚴重者,還可能引起休克或睡眠時暫時停止呼吸。體內「IgE-肥大細胞」和「IgE-嗜鹼性細胞」複合體數量愈多的人,過敏反應也就愈快、愈強。

由於 IgE 可以在人體內存在很久不被分解,這也就是為什麼「過敏」非一朝一夕可以徹底根除。雖然如此,過敏卻可能隨著時間而令免疫系統對此過敏原發展出「耐受性」(忍耐過敏原的存在,不予理會),逐漸走出過敏的陰霾。是故,小孩是最大的過敏族群,其中大部分長大後便自然痊癒。不過仍有相當數量的人終其一生過敏,也有人是在成人階段才加入過敏名單當中。

在所有過敏疾病中,呼吸道過敏性疾病占大多數,且罹患人數逐年上升當中。研究證實,靈芝能阻擾引發過敏的機制、平喘、鎮咳、化痰,對過敏性鼻炎、過敏性氣喘或過敏性支氣管炎均有顯著的預防和治療效果。(以上引言/吳亭瑤)

 

Part 1 過敏性鼻炎

【西醫觀點】

一、症狀

過敏性鼻炎(Allergic rhinitis)是由 IgE 媒介,包括鼻黏膜的炎性疾病,其輕度症狀為鼻子發癢、打噴嚏、流鼻水,其重度症狀為陣發 鼻子發癢、打噴嚏和鼻阻塞。有關連的症狀包括流淚、眼睛痛、暴躁、疲倦、壓抑、喪失食慾、上頜額部頭痛和鼻後溢液。

二、病因

此病常為季節性的,如直接接觸到花粉或遇到冷空氣而引起;或為常年性的,為過敏原(Allergens)如家塵、動物毛屑、菌類孢子或食物蛋白(如牛奶、雞蛋等)引起的過敏,多發生在早起、晚睡時。

三、西醫治療

1. 應避免過敏原及刺激動物質。

2. 全身性治療:應用抗組織胺藥和擬交感神經藥物(Sympathomimetic drugs);

3. 局部性治療:用柯莫林鈉(Cromolyn Sodium)或局部皮質類固醇鼻內施用,以控制症狀。

4. 免疫療法:長期皮下注射特異的過敏原萃取質,以求減低患者在醫療上的需求。

 

【靈芝的醫療效果】

過敏性疾病大都與組織胺有關,體內的肥大細胞與 IgE 結合,再遇到過敏原時,即脫顆粒釋出組織胺,進而引起各種過敏反應的症狀,靈芝能抑制組織胺的釋出。

一、在實驗研究方面

1. 靈芝酸(三萜類):以刀豆球蛋白(Concanavalin A)或化合物 48/80 誘發肥大細胞釋放組織胺,靈芝萃取質對於組織胺有抑制作用,其主要成分為靈芝酸 A、靈芝酸 B、靈芝酸 C和 靈芝酸 C2,其中又以靈芝酸 C和靈芝酸 C的效果最顯著。(1)

2. 油酸:自靈芝液體培養基的氯仿萃取質中分離出油酸,在濃度 0~50 μM 和 0.5~5 μM 能分別抑制化合物 48/80 和 A-23187 誘發大鼠腹腔肥大細胞釋放組織胺,並阻礙肥大細胞攝取 45Ca,且濃度愈高,作用愈強。(註:Ca 的中文為鈣,45 為其原子量的同位素,肥大細胞攝取 45Ca 易引起脫顆和釋出組織胺。)

油酸的主要作用是使肥大細胞的細胞膜穩定,阻止細胞內含有組織胺等致敏物質的顆粒釋出,進而達到預防氣喘發作或減輕病情的效果。(2)

3.元素硫:液體培養基中另一有效成分「元素硫」(環八硫)能有效抑制大鼠腹腔肥大細胞釋放組織胺及阻礙肥大細胞攝取 45Ca,但不影響「環單磷酸腺」的含量。元素硫主要作用於細胞膜上的蛋白質,使其發生改變,進而抑制組織胺的釋放。(3)

 

二、在動物實驗方面

靈芝孢子萃取質能抑制小鼠「遲發型過敏反應」(Delayed-type hypersensitivity,編按:遲發型過敏反應一般並不發生過敏反應,在受到其它物質的刺激時,其發生的反應與過敏反應程度相當),使其不發生過敏反應,可用於治療過敏性有關的疾病。(4)

 

三、在臨床方面

患者在接觸到過敏原後,促使特異性免疫球蛋白 IgE 與肥大細胞表面結合,以抗原抗體結合的免疫複合體,使細胞內的「環單磷酸腺苷」(Cyclic adenosine monophosphate, cAMP)與「單磷酸腺苷」(Adenosine monophosphate, AMP)之比例改變,而產生脫顆粒作用,釋出組織胺,組織胺作用於 H受器而引起反射性的分泌作用,使鼻黏膜微血管擴張、充血、分泌腺分泌增多,而引起打噴嚏、鼻塞、發癢等症狀。

此外,患者易受到非特異性因素,如冷空氣或污染之空氣等而加重其症狀。靈芝能抑制肥大細胞釋放組織胺,而有預防和治療的效果。

(編按:cAMP 與 AMP 是肥大細胞內的兩種核苷酸在濃度上呈現「此消彼長」的狀態。當 cAMP 增加時,能穩定細胞膜,阻止肥大細胞中含有致敏物質的顆粒釋出,進而緩解過敏症狀。反之,當 AMP 增加時,cAMP 則相對減少,肥大細胞細胞膜的不穩定度提高,過敏反應很容易一觸即發。)

22-1

 

Part 2 過敏性氣喘

過敏性氣喘(Allergic asthma)又稱「支氣管哮喘」(Bronchial asthma),是一種慢性支氣管炎症,係吸入過敏原,由 IgE 媒介,引起氣管收縮。過敏性氣喘患者中,有 80% 患有過敏性鼻炎;過敏性鼻炎患者,最少有 40% 患有過敏性氣喘。過敏性氣喘常發生於兒童和青少年身上。 

【西醫觀點】

支氣管由平滑肌所環繞,正常時只對小小的刺激有反應,在氣喘患者,對刺激有不正常的增加其反應,即「支氣管過度反應」(Bronchial hyperterreactivity, BHR)。

一、病因

1. 特定過敏原的刺激:特異的支氣管刺激,包括:吸入空氣中的過敏原,如季節性的樹木、花、草的花粉;全年性的家塵、塵蟎、動物毛屑、菌類孢子;職業性的,如矽塵;藥物,如阿司匹林,佔引起過敏性氣喘病患的 3%。

2. 非特定刺激因素:過敏性氣喘患者的呼吸道阻塞,容易因非特異性過敏原對氣管的刺激,包括病毒性感染、冷空氣、運動、情緒壓力及吸入污染物,如灰塵、香水、香菸的煙霧而加重。

二、「喘」的生理機制

過敏性氣喘的患者,血液中 IgE 的濃度增高,肥大細胞增多,二者在支氣管黏膜及呼吸道黏膜處結合,吸入的過敏原與結合的 IgE 作用,而引起肥大細胞脫顆粒,生成組織胺和中性細胞(Neutrophil)、嗜酸性細胞(Eosinophil)、趨化因子(Chemotactic factors),此等細胞釋出了強力的介質,引起氣管的炎性反應及增加支氣管過度反應,如組織胺使支氣管平滑肌收縮,而引起氣喘。

三、臨床症狀

過敏性氣喘的主要症狀為發作性呼吸困難或胸悶。可發現患者有瀰漫性哮鳴音,在呼氣期較重,氣喘症狀往往在夜間或清晨加重。其發作與接觸或吸入某些刺激物、過敏原或與運動有關。

四、治療

1. 排除發病的因素:避免與過敏原接觸。

2. 減敏治療:於患者應用小量的過敏原,皮內注射、劃痕或挑刺等,逐漸增加劑量,以改變機體對過敏原的反應。

3.支氣管擴張藥

(1) 擬腎上腺素能類藥物──激發β受體,促進生成「環單磷酸鳥核苷」(Cyclic guanosine monophosphate, cGMP),可舒張支氣管平滑肌,增進黏液的清除,並減少上皮鄰近的肥大細胞釋放介質。

(2) 甲基黃嘌呤類藥物(Methyl xanthines)──如茶鹼(Theophylline)可促進腎上腺素的分泌,當腎上腺素濃度增加能抑制「磷酸二酯酶」,可使 cAMP 不會很快被分解,維持細胞內 cAMP 的濃度,進而使支氣管擴張。噴霧製劑的「舒喘寧」(羥甲異丁腎上腺素)、博利康尼(間羥異丁腎上腺素)均屬於這類藥物。

4. 抗膽鹼類藥物:如「莨菪」、「阿托平」可抑制膽鹼受體,舒張支氣管平滑肌。此外,「阿托平」還有抗織胺的作用。

5.皮質類固醇:皮質類固醇有抗炎、抑制組織胺釋放、抑制磷酸二酯酶的活性,阻斷甲基兒茶酚胺,加強機體對兒茶酚胺的反應性。

6.副交感神阻斷藥:Ipratropium bromide 和 Oxtropium bromide。

 

【靈芝的醫療效果】

一、在實驗研究方面

1. 靈芝濃度愈高,對組織胺的抑制愈強:用卵蛋白誘發大鼠產生抗卵蛋白血清,取其腹腔肥大細胞,與抗原液(卵蛋白)作用,引起組織胺的釋放。依卵蛋白 50 μg/ml 以上之濃度加入,在加至 2 mg/ml 時,引起的反應最強,組織胺的游離率為 29.8±2.3%。在加入靈芝萃取質 20、100 及 500 μg/ml 時,顯示對組織胺的釋放有濃度依賴性的抑制作用,其抑制率分別為 7.3、28.6 及 35.6%。(5)

2. 抑制肺組織釋放組織胺:靈芝菌絲體培養液及其不同的萃取質,能顯著抑制卵蛋白破傷風類毒素(Tatanus toxoid)主動致敏天竺鼠的肺組織在抗原攻擊時,釋放組織胺及過敏反應的慢反應物質,且其強度與劑量有關,即培養液的劑量愈大,其作用愈強。自培養液中分離出來的酸動物質Ⅰ及Ⅱ,可能是此一作用的有效部分。(6)此外,密紋薄芝菌絲體培養液,亦能顯著抑制卵蛋白主動致敏天竺鼠的肺組織釋放組織胺。(7)

3. 能緩解氣管收縮、痙攣:靈芝酊劑、水劑、菌絲體的酒精萃取液,對組織胺引起的離體支氣管平滑肌有解痙作用,其效果與藥物的濃度成正比。密紋薄芝的菌絲體培養液,對組織胺有拮抗作用,並能拮抗乙醯膽鹼和氯化鋇引起離體氣管平滑肌的收縮。(8)

將天竺鼠的氣管分離出來,沿氣管軟骨切成環狀,將五個環互相練成一鏈,測定其收縮情形。靈芝菌絲體與培養液、菌絲體萃取質或培養液,均有「兩相作用」(意指:能使氣管舒張,也能使氣管收縮),而培養液的作用最顯著,先是紓緩(2~2.5分鐘),而後隨之持續的收縮(7~10分鐘);菌絲體與培養液部分最弱。(9)

靈芝主成分中的腺苷能使天竺鼠的離體氣管鬆弛,其功效為茶鹼的90.4%。(10)腺苷(0.1~1mM)能抑制組織胺誘發天竺鼠離體氣管環的收縮,且呈劑量依賴性。腺鹼亦有阻斷組織胺誘發離體氣管收縮的作用。顯然的,腺苷是直接作用在細胞表面的受器,且是氣管平滑肌細胞功能的一種調節體。(11)

 

二、在動物實驗方面

1. 能預防或延緩氣喘發作:將天竺鼠置放噴霧箱中,以一定濃度的組織胺溶液噴霧使之發生氣喘、呼吸困難、抽搐而翻倒。若預先腹腔注射靈芝酊劑、水萃取液(5~10 gm/kg)、菌絲體酒精萃取液(3.75 gm/kg)、菌絲體培養液的濃縮液(5 mg/kg),能保護少數動物不發生氣喘,且能使氣喘發作的潛伏期顯著延長。(7)將靈芝菌絲體或培養液給予正常動物,可使其呼吸變慢。(9)

2. 能減少呼吸困難的發生次數:給予天竺鼠心臟內注射「基青黴醯牛γ-球蛋白」(benzyl penicilloyl bovine γ-globulin).IgE 血清 0.25 ml 使其致敏。在 48 小時後,由股靜脈注射抗原「基青黴醯牛γ-球蛋白」 500 μg/kg 前 30 分鐘,予天竺鼠灌服靈芝萃取質 500 mg/kg。

由天竺鼠實驗性氣喘顯示,在予以抗原後一開始,呼吸的次數即顯著增加,20 分鐘後仍增加 20% 左右,呼氣時間與吸氣時間之比,在剛開始一段短時間減少之後,即開始上升,在 20 分鐘之後仍未下降,同時激烈的呼氣性困難頻頻發生。在給予靈芝 500 mg/kg組,則對呼吸有安定化的作用,對呼吸困難的發生次數有減少的作用。所以靈芝對呼吸型的變化及呼吸異波的出現,均有抑制作用。(5)

 

三、在臨床方面

1. 腺苷能提高機體對氧的利用率:腺苷能興奮呼吸、增加人的換氣量、潮氣量(Tidal volume)和呼吸率,靜脈二氧化碳分壓降低(41→31mmHg),增加氧的分壓(101→113mmHg),pH值升高(7.42→7.50)。(12、13、14)(註:換氣量是指「一段時間」的吸氣量與呼氣量,而潮氣量則是指「單次呼吸」的吸氣量與呼氣量。)

隨機單盲試驗,予志願者靜脈注射腺苷,開始時每分鐘 3.1 mg/mim,每 2 分鐘逐漸增加,至可能的最大劑量 23.4 mg/ml,每人接受的最大劑量速率為每分鐘 8.5 mg/min。在每分鐘 ≧ 6.1 mg 時,增加每分鐘的換氣量,主要由於增加了潮氣量和顯著降低了潮氣量末的二氧化碳分壓。平均吸氣流量率增加及呼氣期間降低,但吸氣期間無變化。(13)

2. 腺苷能改善睡眠時的暫時停止呼吸:予患者靜脈注射腺苷 50~75 μg/kg/min,能使有阻塞性睡眠中患者的呼吸暫停的次數減少。(15)

3. 靈芝酸C1和C2能抑制組織胺的釋放:靈芝酊劑和煎劑治療支氣管哮喘,總有效率為 87.5%,症狀完全消失者達 48%;菌絲體酒精萃取質對兒童哮喘的總有效率為 80%,顯效率為 46.7%。靈芝對支氣管哮喘的療效較好,主要是靈芝酸 C和 C能抑制肥大細胞釋出組織胺,而防止過敏反應。(7)

22-2

 

Part3 慢性支氣管炎

因氣管、支氣管的非特異性炎症,致使黏液分泌過量,引起咳嗽、咳痰,症狀拖延二年或二年以上,每年至少三個月,同時排除其它可引起以上症狀的慢性疾病,如肺結核。

【西醫觀點】

一、支氣管怎麼發炎了?

慢性支氣管炎患者呼吸道的改變是非特異性的,包括平滑肌肥厚,杯狀細胞不正常的變化,呼吸道發炎,支氣管黏液分泌腺肥厚,而黏液增多,黏液阻塞了小支氣管的氣流。

二、造成支氣管炎的原因

支氣管炎的主要原因為吸菸的煙霧,其他空氣污染和灰塵,職業性的接觸矽塵和棉塵,亦是其原因。支氣管炎患者有的有氣流受阻,有的則無。

三、臨床症狀

經常反覆性咳嗽,常是在早晨,有無色或黏液性痰,若有急性發炎,則有膿性痰。患者自少量清痰至明顯的喘鳴、嚴重的呼吸困難,對運動的耐受性很差,以至痰很多。

四、治療

1. 停止吸菸:這是主要的治療策略之一,可以改變慢性阻塞性肺部疾病。

2. 碘化甘油(Iodinated glycerol):其對慢性支氣管炎,能增加黏液的清除。

3. 膿性痰劇增的患者:常有病毒或細菌的感染,用口服抗生素、羥胺青黴素(Amexillin)、四環黴素和紅黴素等。

4. 支氣管擴張劑:吸入增強 β 受體的噴霧劑,能增進黏液纖毛清除痰液的功能,但副作用很大;吸入「抗乙醯膽鹼支氣管擴張劑」,如 Ipratropium bromide,對慢性阻塞性肺部疾病之治療效果很好。

茶鹼是一種輕度支氣管擴張劑,對嚴重慢性吸吸道阻塞者,能促進呼吸肌肉的功能或減低呼吸肌肉的疲乏,同時有增進黏液纖毛清除痰液的功能。

5. 皮質類固醇:吸入皮質類固醇對一些慢性阻塞性肺部疾病,有一定的醫療效果。

 

【靈芝的醫療效果】

靈芝能增加氣管的通氣量,可改善慢性支氣管炎的症狀。

一、在動物實驗方面

修復受損氣管,減輕發炎症狀:以木屑與菸絲點燃燻煙六週,可使大鼠形成典型的慢性氣管炎病理變化。予以口服複方靈芝(靈芝菌絲體與銀耳孢子)濃縮液 2 ml 共四週,可見氣管的纖毛柱狀上皮之再生修復快而完全,氣管軟骨變形恢復也比較快,且多在給藥後一至二週恢復正常,而對照組則需四週方可完全恢復。杯狀細胞的增生則較對照組為輕;炎症滲出液在初期消退得不明顯,而後則比對照組消退得快。(16)

 

二、在臨床方面

1. 能改善咳、痰、喘:靈芝對慢性支氣管炎的效果,因能用的製劑及給藥方法不同,在二千餘病例中,其總有效率在 60.0~97.6%,多在 80% 左右,顯效率則在 20.0~75.0% 之間,對咳、痰、喘三種症狀均有一定的療效。菌絲體中的「元素硫」為治療支氣管炎的主要成分。(3)

2. 能改善整體健康:多數病人經過靈芝治療後,體質增強、睡眠改善、食慾增加、抗寒能力增強、精力充沛,而有扶正固本、滋補強壯的作用。(16、17、18、19、20、21)

22-3

 

參考文獻

1. Hirai, Y.; Takase, H.; Kobayashi, H.; Yamamoto, M.; Fujioka, N.; Kohda, H.; Yamasaki, K.; Yasuhara, T.; Nakajima, T. : Shoyakugaku 1983, 37, 374.

2. Tasaka, K.; Akagi, M.; Miyoshi, M.; Mio, M.; Makino, T.: Agents Actions 1988, 24, 153.

3. Tasaka, K.; Mio, M.; Izushi, K.; Akagi, M.; Makino, T.: Agents Actions 1988, 24, 157.

4. Zhang, L. H.; Wang, H. X.; Wang, L. W.; Xiao, P. G.: Zhongguo Mianyixue Zazhi 1994, 10, 169.

5. Nogami, M.; Ito, M.; Kubo, M.; Takahashi, M.; Kimara, H.; Matsuike, Y.: Yakugaku Zasshi 1986, 106, 594.

6. Beijing Medical College: J. Beijing Med. Col. 1977, (2), 80.

7. Beijing Medical College: J. Beijing Med. Col. 1978, (1), 12.

8. Lu, W. L; Lin, Z. P.; Lin, Z. B.: Lingzhi 1985, p.103-4. Scientific Publish Co.

9. Liu, K. C; Phounsavan, S. F.; Huang, R.L.; Liao, C.; Hsu, S. Y.; Wang, K. J.: Chin Pharm J. 1988, 40, 21.

10. Lundblad, K. A. L.; Karlsson, J. A.; Parsson, L. G. A.: Br. J. Pharmocal, 1985, 85, 29.

11. Nishida, Y.; Suzuki, S.; Miyamato, T.: Areugi 1983, 32, 253.

12. Smiths, P.; Schouten, J.; Thien, T.: Br. J. Clin. Pharmacol. 1987, 24, 816.

13. Reid, P. G.; Watt, A. H.; Routledge, P. A.; Smith, A. P.: Br. J. Clin. Pharmacol. 1987, 23, 331.

14. Biaggioni, I.; Olafsson, B.; Robertson, R. M.; Holister, A. S.; Robertson, D.: Cir. Res. 1987, 61, 779.

15. Findley, L. J.; Wesley, R. C. Jr.; Belardinelli, L.: US. US5,075,290 (CI.514-46) A61K31/70), 24 Dec 1991, Appl. 372, 623, 28 Jun 1989.

16. Fujian Medical College: Acta Medicinae Fujian 1973, (1), 16.

17. Nanchang people's Hospital: Clinical Observation of ninety-seven cases of chronic Bronchitis Treated with Ganoderma lucidum Solution and Mycelim Tablets 1972.

18. Beijing Coordinating Research Group on Anti-Chronic Bronchitis Mechanism of Ganoderma lucidum: Ganoderma lucidum Research 1973.

19. First Teaching Hospital of Hunan Medical College: Preliminary Conclusions on Thirty Cases of Chronic Bronchitis 1973.

20. Wuhu District Hospital: Preliminary Observations of One-Hundred cases of chronic Bronchitis Treated with Ganoderma lucidum 1974.

21. Sichuan Medical College: Sixty-nine Cases of Chronic Bronchitis Treated with Ganoderma lucidum Syrup 19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