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許瑞祥專文|「天選之材」其實是食品

雖說傳統食品原料何其多,然而當這些傳統可以吃的食品全都利用完了以後,還是有些健康問題沒辦法解決,可能就得尋求「非傳統性食品原料」來改善了。這就是GMI存在的必要與價值。 

口述審定/許瑞祥     採訪整理/吳亭瑤

20220820-0 

「食品」看似很普通,做起來還真有學問。

當我們決定「不走一樣的路」,把有條件做新藥開發的小孢子靈芝免疫調節蛋白質GMI(Ganoderma microsporum immunomodulatory protein)做成食品,讓它可以用更親民的方式呈現時,我們才體驗到,要讓過去人類沒吃過的單一成分變成為食品原料,讓它可以在合法下去做幫助人的事,還真是困難啊!

 

食品安全比藥品還難做

最大的挑戰就是,我們必須證明,這個過去沒有被人類「單獨吃過」的成分是安全的。

一個東西,如果過去曾有被食用過的文獻記載,現在大都可以當作食品;如果是「非」傳統性食品原料,就算它原本就存在天然物裡,也不能立刻成為食品原料,而是必須通過急性毒試驗、慢性毒性試驗、致畸胎試驗等等不同的毒理試驗,來檢查這個成分是否不會危害健康。

雖然藥品也要做安全性試驗,但和食品比起來顯然寬鬆多了。畢竟作為藥品的重點是有效,所以只要它不太毒,是有選擇性的毒,就可以被接受了。有些用來救急、救命的藥,在情況緊急的前提下,很多問題甚至可以被忽略,就像現在各國對於新冠疫苗、新冠藥物的EUA(緊急使用授權)一樣。

就因為藥品是有病才吃,安全性差不多就可以放行,著實無可厚非;可是食品不僅要天天吃,還要天長地久的吃,它的安全審查標準自然就要嚴格很多,比藥品更難通過。

為了讓GMI可以在台灣合法生產製造並添加在食品裡,我們耗時六年建立規格化生產流程與檢測分析系統,再用四年的時間完成毒理試驗,最後再經六年的時間通過台灣衛福部食藥署「非傳統性食品原料」審查取得許可,前後加起來共十六年。

把這些時間拿去申請新藥,差不多也該下來了。令人不禁感慨,要無中生有開發出一個過去不曾出現的食品,它的困難度實在不比開發出一個全新的藥品要來得低啊!

20220820-1

 

非常時期需要非常食品來維護健康

雖說傳統食品原料何其多,然而當這些傳統可以吃的食品全都利用完了以後,還是有些健康問題沒辦法解決,可能就得尋求「非傳統性食品原料」來改善了。這就是GMI存在的必要與價值。

當新冠病毒威脅人類這麼長的時間,仍無法有效解決時,更讓我深刻體認到,地球生態環境惡化,各種奇奇怪怪的生物密集出現在人類社群中,挑釁人們的健康。面對這些「非傳統性」的健康危機,自保之道也許就在新興的「非傳統性」食品原料裡。

因為新藥開發完全是為了解決現存的「病」或「症」,而不是以預防疾病為前提,所以一定是病症出現之後才會對藥物產生需求。

但是要做到專家們經常耳提面命的「預防勝於治療」,讓身體比較健康以減少疾病的發生,應該要吃什麼?答案很清楚,絕對不是吃藥,而是吃可以吃的「食品」。

 

有健康之實的食品,竟難以具實宣傳

可是「維護健康靠食品」這個眾所周知的常識,法規上卻把「食品」和「維護健康」這兩個本來應該不可分割的東西搞得水火不容。

根據法規,食品不能宣稱療效。所以有些東西要拿給人家使用,明明就是「轉手」這麼簡單,卻因為它沒有所謂藥的身分,就無法告訴人家這東西是有效的,讓它比賣藥還更難推廣。因為絕大部分的人會想,我為什麼要花錢買一個過去沒人吃過、又不知道能有什麼用的食品呢?

不能宣傳GMI做成的產品有什麼功效,那就直接分享GMI這個成分有什麼科研成果吧!問題是,能夠如實呈現的媒體實在少之又少。

例如今年六月初,國立陽明交通大學林東毅副教授和蔡明翰助理教授連袂召開者會,介紹最新發表的GMI抗新冠病毒研究成果時,明明是講功效來自「小孢子靈芝免疫調節蛋白質」,多數媒體不是張冠李戴成「靈芝萃取物」,就是誤導成靈芝中藥材,這叫看到新聞的民眾如何正確理解GMI而不錯誤消費呢?

20220820-2

 

以食品身份出現的GMI一點都不普通

當2022年2月16日台灣衛福部核准GMI為「可供食品使用原料」時,雖然由衷欣喜終於為GMI做為食品取得在台灣的法律基礎,卻也讓我們清楚意識到,如何廣告吃了有效,但不是藥品的GMI,能把它送到需要的人手裡,儼然成為另一個考驗我們智慧的難題。

雖然目前還不確定我們會如何在困難重重的現實條件中,把認識GMI當福音傳出去,但可以確定的是,以食品身份出現的GMI一點都不普通,也沒那麼簡單。從我對GMI的理解和體驗,只能說GMI應該是神的祝福,是菩薩的甘露,是上天為人類維護健康預備的「天選之材」(God Mentioned Ingredi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