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靈芝的藥理研究成果

  • 列印

目前中外藥理研究確定,靈芝對中樞神經系統、心臟、血管、
呼吸系統、肝臟的保護及解毒、降血糖、降血壓、
抗腫瘤、抗過敏、抗衰老等有明顯作用,且毒性很低。

文/許瑞祥

 

中國大陸學者自1970年代開始利用西方藥理學的方法研究靈芝的藥理作用,從中西醫學結合的觀點,重新闡釋了傳統中藥治療的原理,並且提供臨床應用靈芝的理論根據,除了擴大靈芝的應用範圍外,更大大的提高其療效。

其他在日本、韓國、台灣等地區的藥理研究成果皆顯示,靈芝不但具有廣泛的藥理作用,且毒性很低,極具開發價值。茲就目前已經確定的靈芝藥理作用分述如下:

 

一、靈芝對中樞神經系統的作用

(一)鎮靜作用:在對小白鼠腹腔注射或口服不同型式的靈芝製劑,皆具有明顯的鎮靜安神作用。除了能抑制小白鼠的自發性活動和探索行為外,亦能抑制因電擊刺激所引起的撕咬反應和獨居雄鼠的攻擊行為。

在配合鎮靜安眠藥巴比妥類(barbiturate)對中樞神經的評估結果顯示,會延長巴比妥類藥物使小白鼠睡眠的時間,同時對於中樞神經興奮劑,如安非他命(amphetamine)、苯丙胺等,亦有拮抗抑制的作用。鎮靜作用的研究單位與使用靈芝來源及其有效劑量如表(八)所示。

表(八)靈芝製劑對中樞神經鎮靜作用之實驗結果

08

  

(二)鎮痛作用:以電熱板或電擊刺激試驗大白鼠的疼痛反應時,不論是腹腔注射或口服各種不同劑型的靈芝萃取物,皆能減緩大白鼠對疼痛所造成之反應,同時亦提高大白鼠耐受疼痛刺激的痛閾值,顯示靈芝製劑確實具有鎮痛之作用。有關的使用劑量如表(九)所示。

表(九)靈芝製劑對中樞神經系統鎮痛作用之實驗結果

09

 

二、靈芝對呼吸系統的作用 

(一)鎮咳作用:在對試驗小白鼠採用恆壓氨水噴霧引咳法評估靈芝製劑時,經腹腔注射後皆有明顯的鎮咳作用,同時可使因氨水刺激引發咳嗽的潛伏期延長,並使咳嗽次數顯著減少。鎮咳試驗所用之樣品與劑量如表(十)所示。

表(十)靈芝製劑對呼吸系統鎮咳作用之實驗結果

10

  

(二)祛痰作用:在河北新醫大學、湖南醫學院等發表的報告中指出,靈芝的萃取物在小白鼠酚紅法進行的評估試驗中,無論是經腹腔注射或灌胃,均有明顯的祛痰作用,且其強度與同劑量的桔梗相似。表(十一)為不同種類靈芝萃取物經證實其祛痰作用的結果。

表(十一)靈芝製劑對呼吸系統具有祛痰作用的試驗結果

11

 

(三)平喘作用:在以組織胺噴霧引起實驗豚鼠的喘息現象(呼吸困難、抽搐等),預先注射靈芝萃取物的實驗組豚鼠,可使其發生喘息的潛伏期顯著延長,並有約三分之一的豚鼠喘息現象完全被抑制。類似的平喘作用如表(十二)所示。

表(十二)靈芝製劑被證實對呼吸系統具有平喘作用的試驗結果

12

 

三、靈芝對心臟血管系統的作用 

(一)強心作用:在北京醫科大學和四川醫學院等的強心作用試驗中,利用離體的蟾蜍心臟和受戊巴比妥納抑制的心臟,證明靈芝和密紋薄芝中皆含有明顯的強心成分,在一定的濃度下,強心作用隨著使用劑量的增加而增強,除了使心臟收縮力增強外,對心率並無影響。

另外以不同劑型的靈芝製劑對實驗組兔與貓經腹腔和靜脈注射後,出現明顯的加強心臟收縮振幅,強心作用在給藥5分鐘後出現,至20~30分鐘時收縮振幅平均增加40%達到最高,其作用可持續1小時以上。有關靈芝強心作用之藥理實驗結果如表(十三)所示。

表(十三)靈芝製劑在強心作用的實驗結果

13

 

(二)增強冠狀血管循環作用:在以靜脈注射靈芝萃取物後,對實驗組的家兔和大白鼠在因注射腦下垂體後葉素引發冠狀血管收縮導致的急性心肌缺血,有明顯的保護作用。

在對麻醉犬進行實驗時發現,注射平均每公斤體重12.5克生藥靈芝的萃取物時,能使冠狀血管血流量增加達60%以上且持續15分鐘以上,同時能明顯降低冠狀血管中的阻力,並使動脈和靜脈血中含氧量差、心肌耗氧量和心肌對氧的利用率等皆顯著降低,並可改善缺血心肌的心電圖變化,顯示確實能夠改善冠狀血管的血流量和心肌的代謝。

另外為了闡明靈芝萃取物對心肌缺血的保護機制,北京醫科大學發表利用同位素86銣〔86 Rb〕為追蹤標記,來測定小白鼠心肌營養性血流量。因為心肌攝取86Rb的能力與其心肌營養性血流量成正比,心肌中的毛細血管數量和表面積越大,心肌細胞膜和毛細血管的通透性越大時,對86Rb 的攝取量亦愈大。結果顯示,靈芝和密紋薄芝的代謝物均能顯著增加心肌對86Rb 的攝取能力,且作用隨使用靈芝劑量的增加而增強。

因此增加心肌營養性血流量、改善心肌微血管循環、增加心肌氧的供給量等,都是對心肌缺血保護作用的重要證據。有關實驗證明靈芝增強冠狀循環作用的研究報告如表(十四)所示。

表(十四)靈芝製劑在增強冠狀血管循環的實驗結果

14

 

 (三)降血壓作用:1979年近畿大學東洋醫學研究所有地滋等人發表,京都與小田原栽培的靈芝對本態性高血壓的大白鼠降血壓實驗,結果顯示在餵食靈芝萃取物100 mg/kg劑量的大白鼠,經測量其尾動脈的收縮壓時,在給藥三小時降壓作用最大,京都產靈芝降低9 mmHg,而小田原產靈芝降低5 mmHg。作者等並分別比較京都產靈芝子實體不同部位的降壓效果,顯示等重量的菌傘萃取物所含的降血壓作用較菌柄萃取物強,見圖(三)。

目前已知靈芝中具有緩慢降壓作用的主要成分是一種水溶性高分子多糖體。其他有關降血壓之藥理實驗結果如表(十五)所示。

 blood-pressing

圖(三)靈芝子實體菌傘和菌柄抽出物對血壓下降作用之結果

資料引用自《基礎と臨床》第13卷12號 p.177,1979

 

 

表(十五)靈芝製劑對降血壓作用之實驗結果

15

 

(四)降血脂和減輕動脈粥樣硬化斑塊形成作用:當血液中膽固醇過高時,易沉積於動脈內膜下方,使血管內壁造成斑節突起,造成血管內徑變窄,形成動脈的粥樣硬化現象,使血管壁喪失彈性而引起血壓增高。

四川醫學院等以高膽固醇、高脂肪飼養兔及豚鼠後,可在其主動脈內壁形成實驗性粥樣硬化斑塊,並使血清中膽固醇、三酸甘油脂和β-脂蛋白的含量明顯高於對照組。在連續餵食靈芝萃取物後,有膽固醇含量下降和粥樣斑塊形成緩慢的現象。另外自靈芝分離而得的特殊三萜類中,部分靈芝酸(ganoderic acid)具有抑制肝臟中膽固醇合成的作用,因此而降低血清中膽固醇的含量。

表(十六)靈芝製劑對降血脂和減輕動脈粥樣化斑塊形成之實驗結果

16

 

由前述之結果顯示 G. capenseG. lucidumG. tsugae 等幾種紅色的靈芝,其子實體、菌絲體和培養液中,存在對心臟能增強心肌的收縮能力,具有明顯的強心作用,其作用似洋地黃(digitalis)可以治療心臟衰竭,使心率變慢,治療心律不整,並能使冠狀血管擴張,增加心臟心肌營養性血流量,而有硝化甘油(nitroglycerine)的作用,可以治療心絞痛的心肌梗塞。此外還可降低血清中膽固醇、三酸甘油脂和β-脂蛋白等之含量,減輕因血中膽固醇含量過高沉積於動脈壁內膜,形成動脈粥樣硬化斑塊,所造成血管彈性降低而導致的血壓上升。此與古人所謂「赤芝主治胸中結、益心氣」的臨床應用經驗相應證。

 

四、靈芝對肝臟的保護和解毒作用

以四氯化碳使實驗動物迅速形成實驗性肝炎,除了肝臟功能損傷外,並有肝炎的病變組織症狀出現。在連續餵食靈芝萃取物8天後,已能減輕因四氯化碳造成的肝臟解毒功能損傷,病變組織亦相對減少。若先餵食靈芝萃取物,對四氯化碳引起的中毒性肝炎均有一定的防治作用。

因此無論預先給藥,或是經四氯化碳形成肝炎後再給藥,靈芝的萃取物皆能減輕肝功能損害、降低SGPT(血清谷丙轉氨酶)值,促進肝細胞再生及減輕肝小葉的發炎症狀。有關靈芝保護肝臟和解毒作用的藥理研究成果如表(十七)所示。

表(十七)靈芝製劑在保肝和解毒作用之實驗結果

17

 

五、靈芝對降血糖的作用

 1985年Hikino 等發表利用四氧嘧啶(alloxan)誘發小白鼠的糖尿病研究模式中,以腹腔注射靈芝萃取物相當生藥量10 g/kg時,有顯著的降血糖作用,其後並分離具有降血糖活性的靈芝多糖A、B、C(ganoderan A、B、C),其中以靈芝多A的降血糖作用最強。

另外亦有報告指出,含有蛋白質具抗腫瘤活性的異多糖體,多數亦具有降血糖活性,在經純化分割的異多糖出現不同的降血糖活性改變。有關靈芝製劑具降血糖作用的研究報告如表(十八)所示。

表(十八)靈芝製劑具降血糖作用的試驗結果

18

 

六、靈芝對動物耐受急性缺氧能力的作用 

北京醫科大學等曾發表有關靈芝萃取物能顯著提高試驗小白鼠耐受低壓缺氧和常壓缺氧的能力。在以異丙腎上腺素(Isoprenaline)造成小白鼠體內組織耗氧量增加的急性缺氧現象,經腹腔注射靈芝萃取物後,能明顯提高動物對缺氧時的耐受力。

另外將小白鼠置於低壓艙(相當於11,000公尺高度)時,注射靈芝萃取物能提高其抵抗低壓缺氧的能力30%以上,同時顯著提高小白鼠抗窒性缺氧的能力,使實驗動物平均存活時間延長20分鐘。

在離體的細胞培養實驗中,靈芝萃取物能增加紅血球中調節血紅素與氧親和力的主要小分子成分 2.3-二磷酸甘油酸(2.3-Diphosphoglyceric acid)的含量,使周邊微血管中的氧合血紅素釋放出更多的氧供組織細胞代謝之用。表(十九)所示為有關靈芝萃取物提高試驗動物耐受缺氧能力的試驗結果。

表(十九)靈芝製劑對動物耐受急性缺氧能力的試驗結果

19

 

七、靈芝的抗腫瘤作用

在靈芝成分的藥理研究中,最為常見的是有關靈芝多糖的抗腫瘤活性,由表(二十)中的結果顯示,在日本、韓國和台灣等地區都有具體研究成果。

抗腫瘤活性的動物試驗通常是以小白鼠注射肉瘤180(Sarcoma 180)細胞後,以餵食或腹腔注射不同來源的靈芝多糖體後,比較各組試驗動物腫瘤的形成或消失,作為抗腫瘤活性的評估。亦有以組織細胞培養法進行人類的癌細胞株增殖培養,在添加靈芝萃取物後對癌細胞增殖的抑制率,來評估其活性。

目前已知具抗腫瘤活性的多糖體種類很多,有些是與蛋白質結合的異多糖體,不同組成的異多糖體其抗腫瘤活性亦不相同。

表(二十)具抗腫瘤活性的靈芝製劑其試驗結果

20

 

八、靈芝的抗過敏作用──對肥大細胞釋放組織胺的抑制作用 

在大白鼠腹腔分離出的肥大細胞(mast cell),以特定的化合物誘發其釋出組織胺的研究模式中,添加靈芝萃取物之試驗組中,組織胺的釋放有明顯的抑制現象。

組織胺為最常見的探討過敏反應介質,也是各種過敏性疾病的共同特點,能夠阻斷組織胺的釋放,可防止過敏反應的發生。在不同萃取來源的靈芝製劑中,被發表具有抑制肥大細胞釋放組織胺作用的報告如表(廿一)所示。

表(廿一)靈芝製劑具抗過敏作用的試驗結果

21

 

九、靈芝對免疫功能增強的作用 

靈芝製劑對促進非特異性免疫功能的評估試驗,以小白鼠腹腔抽出液中的巨噬細胞(macrophage)吞噬雞紅血球的能力作為判斷的指標,結果顯示注射靈芝萃取物的實驗組較對照組要顯著的提高其吞噬能力,且作用的強度與給藥的持續時間有關。此種提高體內非特異性的免疫機能,對於免疫性缺陷疾病及癌症的治療有重要的意義。

1989年翁等亦曾證實,部分靈芝多糖無論口服或注射,皆可增強正常及感染黑色素瘤(B16-F10 Melanoma)的小白鼠體內自然殺手細胞(Natural killer cell)的活性,為靈芝製劑增強免疫功能提供另一項有利的證據。

另外有關淋巴細胞活素(lymphokines)等的生物反應修飾劑直接作用於免疫系統者,如干擾素(interferon)和介白素(interleukin)等加強人體本身免疫防衛系統的物質,在愛滋病和癌症的陰影下更受重視。

目前研究結果顯示,靈芝多糖確實能促進淋巴細胞分泌產生干擾素(翁1989)和介白素(鄭1988,雷1992)。有關靈芝製劑對增強免疫功能的試驗方式如表(廿二)所示。

表(廿二)靈芝製劑對免疫功能增強的試驗結果

22

 

十、靈芝對抗衰老的作用

自古記載六色靈芝的性味不同,但皆云其久食輕身不老,可知自古以來靈芝即作為抗衰老藥材被廣泛應用,但迄今仍較少有直接抗衰老的實驗證據。

在最近北京醫科大學的報告中發現,由靈芝G. lucidum所分離而得的多糖體,證實經由(一)對免疫功能的調節作用,(二)調節代謝平衡,(三)抗氧自由基作用,(四)促進核酸合成等的協同作用,改善老年動物免疫功能缺陷及對其衰老機體功能的增進,為自古以來靈芝延年益壽的傳說提供了直接的證據,同時也為靈芝的研究與應用開拓了另一個寬廣空間。

 

總結靈芝的藥理作用

由以上靈芝的藥理研究結果顯示,靈芝對於人體的作用在於加強生物機體的穩態調節功能,即中醫的扶正固本作用。靈芝的成分從兩方面發揮作用:

(一)是增強生物個體中重要器官系統的功能,如強心、保肝、增強免疫功能等。

(二)是通過對神經系統、內分泌系統和免疫系統的調節作用,協調生物機體的功能,使之更能適應內外環境的改變,並減輕各種致病因素對生物機體的傷害,提高其抗病能力達到防病、治病的作用。

 

本文出處:1993年版《靈芝概論》p.38~61,《2010靈芝概論》p.44~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