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為解決問題而開的「第一屆中國靈芝大會」在龍泉圓滿落幕!中國靈芝產業能否華麗轉身,端視靈芝企業實踐多少科研成果(下)

  • 列印

2015年8月9~12日,為期三天多的「第一屆中國靈芝大會」在浙江龍泉盛大舉行。筆者將會議重要內容分兩集整理,上集介紹了張樹庭教授、李玉院士、李衛東副教授、張勁松所長在開幕致詞和會議討論過程中提到的觀點,而接續在後的本文,也就是下集,將介紹清水邦義副教授(日本)、李衛東副教授、蘇慶華教授(台灣)、陳若芸研究員、Dr. R. D. Rai博士(印度)、劉森連副處長和陳惠董事長的報告重點,以及筆者與會後的個人觀點。

撰文.攝影/吳亭瑤

2015Long-24

2015年8月第一屆中國靈芝大會開會現場。

 

清水邦義副教授:多様化的三萜帶來多様化的靈芝功效

「靈芝具有多種藥用功效,原因是什麼?」那是因為「靈芝擁有各式各様的三萜類化合物,而這些為數眾多的小分子會與細胞上不同的蛋白作用,進而引發不同的生物活性。」來自日本九州大學農學研究院的清水邦義(Kuniyoshi Shimizu)副教授,在其報告「靈芝三萜化合物的多種藥用功能」時,用這兩句話作為開場和總結。

清水邦義和其研究團隊從2005年至今已有21篇和靈芝相關論文發表在國際期刊上,對於同一種靈芝子實體乙醇萃取物的藥用功能,從細胞、動物或臨床做了深入的探討,包括:改善良性攝護腺肥大(良性前列腺增生)、改善骨質疏鬆、降血糖、防治糖尿病併發症(白內障)、降血壓、抗A型流感病毒、抗癌(乳癌、攝護腺癌)等,並把萃取物裡的50種單一三萜化合物分離出來,進一步分析與各種作用相對應的有效成分。

清水邦義表示,上述每一種功效都是由好幾個(而非單一一個)三萜化合物共同發揮作用;也沒有一種單一三萜化合物能夠集各種功效於一身。他的團隊還針對其中一種三萜,靈芝酸DM,探討化學結構與活性功效之間的關係,並證明該化合物會直接與細胞的微管蛋白(tubulin)結合,進而產生多種作用,包括抑制前列腺癌細胞增生,抑制破骨細胞分化(和改善骨質疏鬆有關)。

此研究成果已獲刊在頂尖學術期刊《Nature》旗下的《Scientific Reports》(科學報導)。雖然已經探討到單一成分作用機制這麼細的程度,但清水邦義還是認為,實際應用上,尤其是作為養生保健,靈芝三萜類還是要合起來用,亦即使用各種三萜都有一點的乙醇萃取物作為產品原料,才是上上之策。

2015Long-17

來自日本九州大學的清水邦義副教授在接受筆者專訪時表示,

最初是因為有人介紹他靈芝可以解酒、不易醉,才開始研究靈芝。

其對靈芝子實體乙醇提取物的藥理作用與活性成分的系統性探討,實在令人佩服,

也再次說明,正是因為靈芝化學成分的多様性,才造就靈芝功效的廣泛性。

 

李衛東副教授:靈芝提高「身體適應內外環境變化的能力」,改善亞健康

靈芝不只能改善疾病,對於疾病形成的前身──亞健康狀態──也有調節作用。北京大學醫學部藥理學系副教授李衛東在報告「靈芝的扶正固本及對『亞健康』保健作用」便指出,臨床研究已證實靈芝能改善失眠,增強記憶,調節血脂,提高老化或應激(運動+缺氧)所致的免疫功能低下,改善女性與男性更年期症候群相關症狀,以及增強運動耐力/抗疲勞(如下表)。

2015Long-23

製表/吳亭瑤

 

李衛東表示,「亞健康」其實就是人體對內、外環境變化的適應能力降低,這種調節障礙會讓人無法維持「穩態」,以致逐步流失「健康」。看似無謂的倦怠、疲勞、失眠、多夢、緊張、三高、月經不調……都是「亞健康」的表現,長期下來很可能造成癌症等重大慢性病,或發生突發性的過勞死。

過勞死的問題在知識份子尤其嚴重。根據統計,中國中年知識份子死亡率是老年人的兩倍,知識份子的壽命更比全國平均壽命提早十歲,死亡年齡多在45~55歲。「很多英才早逝,造成他們死亡的疾病通常不是突然發生,而是對於亞健康狀態的忽略,沒有盡量調整。」李衛東強調。

從靈芝對多項亞健康症狀的改善可推知,其「扶正固本」作用可能透過調節身體重要器官、系統的功能,特別是對「神經-內分泌-免疫」網絡的調節,進而提高身體適應內外環境的能力,保持穩態而維持身體健康。古代醫學也強調「治未病」的重要性,因此向來較不受重視的「靈芝對亞健康的保健作用」,學界和業界應該加強研究才是。

2015Long-18

來自北京大學的李衛東副教授把主題聚焦在靈芝對亞健康的改善作用,

強調靈芝可能透過調節身體重要器官、系統的功能,特別是對「神經-內分泌-免疫」網絡的調節,

進而提高身體適應內外環境的能力,保持穩態而維持身體健康。

 

蘇慶華教授:把靈芝子實體殘渣變「癒傷敷料」

當焦點都聚集在靈芝的「內服」效果之際,從1980年代就開始研究靈芝的臺北醫學大學蘇慶華教授,則以「靈芝子實體之整體利用──靈芝萃取後殘渣作為生醫材料之應用」為報告主題,指出靈芝子實體萃取後殘渣有很高的「外敷」價值。

以靈芝子實體萃取後殘渣做成的薄膜、軟膏或懸浮液,不管是糖尿病患的難治傷口,長期臥床產生的褥瘡,還是老年老鼠的手術傷口,狗的大面積三度燙傷,兔子受損的角膜,都能發揮很好的癒傷效果,甚至還能用來治療惱人的青春痘!

其主要功效成分則來自靈芝子實體的纖維組織──幾丁質,以及填充在交錯纖維中無法被水溶解的多糖體。看似被「榨乾」的靈芝子實體還能如此大大有用,癒傷效果甚至媲美臨床常用的蟹殼幾丁質敷料,真可謂物盡其用!比起丟棄或作為土壤改良劑,以「癒傷敷料」造服更多人群才是靈芝萃取後殘渣最用得其所的方式。

可惜今年六月底台灣八仙樂園發生粉塵爆炸意外時,沒能派上用場,因為這個已取得專利的靈芝敷料(SACCHACHITIN)還必須通過「安全性及有效性醫材認證」,才能做成真正可用於臨床治療的醫材。已為其投入十多年心力的蘇慶華,期勉自己為產品開發走完最後一哩路,希望在很快的未來,這些不起眼的「渣渣」都能化身為困難傷口的「救星」。

2015Long-19

來自臺北醫學大學的蘇慶華教授從物盡其用的道理,強調靈芝子實體應被完全利用,

那些原本要丟掉的萃取物殘渣,只要經過幾道簡單的手續,就能化身為困難傷口的救星,

他期許自己盡快完成靈芝敷料的「安全性及有效性醫材認證」,才能真正造服有需要的人。

 

陳若芸研究員:從制度面建立「合乎科學」的靈芝質量國家標準

研究真菌化學成分快三十年的中國醫學科學院陳若芸研究員,在報告「靈芝屬真菌化學成分和質量控制研究」時,提出以19種三萜酸建立靈芝HPLC的指紋圖譜,作為快速鑑別靈芝子實體品質的依據,並建議用更精準的HPLC法分析9種三萜酸含量,或以靈芝酸B為標準品進行比色法分析,作為靈芝三萜總含量的檢測方法。

化學成分是靈芝功效的來源,因此有必要根據靈芝的成分特性建立質量標準,以維持每一批靈芝的品質。問題是,目前《中華人民共和國藥典》僅以靈芝多糖高低評價靈芝質量的好壞,且檢測方法無法排除澱粉多糖的干擾;官方訂定的靈芝三萜類含量檢測方法,則是用靈芝裡沒有的奇墩果酸或熊果酸為標準品以比色法進行分析,會錯誤高估三萜含量。因此陳若芸認為,有必要從制度面製訂「更合乎科學」的靈芝質量國家標準。

再者,去年(2014)美國第38版藥典已對靈芝質量制定標準,其以靈芝酸A或麥角甾醇(靈芝裡另一類含量較高的醇提物)為標準品,用薄層色譜法檢測三萜總含量,或用HPLC法測量10種靈芝三萜酸含量,並以HPLC法測量5種葡萄糖以外的單糖含量。因此陳若芸提醒有意進軍國際的業者,必須做好「靈芝產品質量標準與國際接軌」的準備。

此外,紫芝子實體和赤芝孢子粉、孢子油幾乎不含三萜類,或含量極低,因此陳若芸建議,《中華人民共和國藥典》應把赤芝(G. lucidum)和紫芝(G. siensis)分列兩種藥材,並另外應針對赤芝孢子粉和孢子油的化學成分特性,各別建立合適的質量標準,才能真正做好質控管理。

而對於許多業者關切的,1公斤靈芝子實體產200克和1公斤的孢子,其孢子質量有無差別,陳若芸認為,應通過實驗用數據說明。至於「孢子粉破壁好還是不破壁好」,陳若芸則在〈關於靈芝產品及其存在問題專題討論〉中表示,孢子未破壁檢測不出三萜,但容易保存;破了壁可驗出三萜,但容易氧化變質,因此各有利弊。只是吃進人體後到底有沒有差,或許還是需要科學佐證。

(陳若芸研究員報告的內容,請參考其在2015年於懷化舉辦的灵芝研发与应用学术研讨会的演講:灵芝属真菌化学成分和质量控制方法研究。)

2015Long-20

中國醫學科學院研究員陳若芸表示,他們已建立比較合乎科學的靈芝三萜類檢測方法,

這方法對業界來說,不論在經費、人才、技術上都不困難,困難的是,檢測出來的真實含量,

無法和市面上用錯誤方法高估含量的產品競爭,因為消費者無法理解。

所以要解決這個問題,還是得從制度面著手,由官方制定統一標準才行。

 

Dr. R. D. Rai博士:靈芝產品須建立國際通用的質量標準

現任印度農業研究所生化部主席,擁有藥物學博士頭銜的R. D. Rai博士,在1984年成立國家蕈菌研究中心(NRCM,該中心現已更名為蕈菌研究董事會,DMR),並從1997年開始研究靈芝的分子(基因)鑑定、藥理活性和栽培技術。

和靈芝打交道18年,看著它從「印度傳統醫療(阿育吠陀,Ayurveda)根本不用的藥草」和「菇類是窮人吃的食物」,到1993年開始有靈芝產品進口到印度,銷售金額也從2000年的5千萬美元成長到最近的2億美元一年,顯示靈芝在印度已逐漸打開市場,R. D. Rai甚至開始在印度推廣靈芝的人工栽培。

作為一位擁有深厚傳統醫療文化的子民,以及靈芝進口國的研究者與推廣者,R. D. Rai在報告「靈芝在阿育吠陀的故鄉──印度受到熱烈歡迎」時,除了特別強調「各國應當對傳統醫藥的貿易,推出相互認可和授權的體系」,還將他觀察到的靈芝產業問題提出來討論:

1. 分類混亂:雖然目前已有分子生物學的研究方法和工具做為分類的輔助,但科學的結論有時候仍會相互矛盾,是否應尋求解決之道?

2. 沒有統一的質量控制標準:科學家應當對不同蕈菌的最主要成分達成一致共識,並且協議出各國都可接受的質量標準,以及成分組成與檢測方法。

3. 靈芝要用三萜或多糖或兩者作為質控標準,應在科研成果的基礎上(而非感情基礎上)盡快解決。

4. 在印度,靈芝產品仍不易取得,目前主要的銷售管道為「直銷」,若要擴大靈芝在印度的消費,未來應考慮讓靈芝產品以非處方藥售販的模式在市面上流通,讓消費者更容易取得。

5. 靈芝產品關乎消費者的健康與安全,因此應以更嚴格的法規監管,並重視國家之間和國內和地區之間的差異性。

6. 靈芝的臨床試驗嚴重不足,尤其缺乏在西方國家實驗室的研究。有些臨床研究並沒有依照可靠的實驗規範操作,影響研究結果的說服力。因此不僅需要增加靈芝臨床研究數量,還應去偽存真,保證科學的嚴謹性和大眾知的權力。

7. 業者有權對產品進行廣告推銷,但不應過份誇大和過度推銷,像印度某一英文報刊廣告宣稱「Ganoderma cures all diseases(靈芝能治療一切疾病)」就太超過了。即使是宣傳,都應符合科學,才能促進靈芝產業的良性發展。

2015Long-21

現任印度農業研究所生化部主席R. D. Rai博士,從靈芝進口國和長期研究、推廣靈芝的角度,

指出靈芝若要更被國際所接受,必須建立國際通用的質量標準,解決分類和學名混亂的問題,

進行更多嚴謹可靠的臨床研究,以及避免過份誇大靈芝療效的商業宣傳。

 

劉森連副處長:新版《中華人民共和國食品安全法》將於10月1日施行

新修訂的《中華人民共和國食品安全法》將於2015年10月1日施行,不僅法規之明確號稱「史上最嚴」,「保健食品」也將從「一般通用名詞」變成「法律專有名詞」,除非取得批准文號否則不得以此四字宣稱產品。

浙江省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保健食品化妝品監管處副處長劉森連,在報告「靈芝類產品監管有關法規與產品申報要求」時指出,對法規內容和靈芝有關的部分做了詳細介紹,並呼籲不管是種靈芝、生產靈芝或賣靈芝的業者,都務必知法守法,千萬不要因為圖一時之利而壞了整個產業。(詳細內容詳見:號稱史上最嚴的新版《中華人民共和國食品安全法》將於10月1日施行,哪些要求和靈芝類產品有關?

另外他還強調,不論是靈芝子實體、孢子粉或破壁孢子粉,都不能當普通食品販售。在中國,靈芝(以赤芝與紫芝子實體為原料)可以開發成藥品(中成藥),而靈芝和靈芝孢子粉則可作為中藥飲片(經加工炮製的中藥材,算最初階的藥品,由中央或地方藥品監督管理部門規範),並須由取得「中藥飲片的生產許可」與「中藥飲片GMP認證」的業者生產。

雖然《中華人民共國藥品管理法》規定,中藥飲片必須按照國家藥品標準炮製,但國家藥品標準沒有規定的,可按照省、自治區、直轄市人民政府藥品監督管理部門製定的炮製規範炮製。因此,國家食品藥品監督管理總局(SFDA)雖然以「破壁的加工過程中質量難以掌控」為由,沒有把破壁靈芝孢子粉列入中藥飲片的原料裡,但仍有上海、福建、內蒙、浙江等少數省市依法把破壁靈芝孢子粉列入中藥飲片炮製規範中。

目前可用於保健食品的靈芝屬真菌有3種,包括赤芝(G. lucidum)、紫芝(G. sinense)、松杉靈芝(G. tsugae),但這3種以外的靈芝菌種做的保健食品也可以提出註冊申請,只是該產品的安全性評估要做到九十天毒理試驗,而名單裡的11種真菌則只要做二十八天毒理試驗。

劉森連表示,透過法規的改善來促進靈芝產業,像是把靈芝類藥品列入「醫療保險」的報銷範圍之內,爭取更多省份把破壁靈芝孢子粉列入中藥飲片炮製規範,建立質量標準讓靈芝可以列入「保健食品原料目錄」(如此一來,產品不需經過中央註冊審批,只要向地方報備即可生產)……等等,還需要很長時間的努力。

但他認為業者在現階段可以做的是:不要侷限靈芝的產品型態,可以把產業鏈拉長,做成茶、飲料等消費者容易接受的型態,延長產業鏈;正視孢子粉產品質量參差不齊的問題,並積極整頓,重拾消費者信任;不要違法宣傳靈芝保健食品有治療作用,應多宣傳靈芝的「高度安全性」、「長期使用性」、「對亞健康有作用」,相信更能獲得消費者的認同。

2015Long-10

身為執法官員,浙江省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保健食品化妝品監管處副處長劉森連,

除了提醒靈芝業者務必守法才能壯大靈芝產業之外,也期許業者開發不同類型的靈芝產品,

解決孢子粉產品質量參差不齊的問題,以及多宣傳靈芝的安全性、長期使用性和對亞健康的保健功效。

 

陳惠董事長:抓住品質與消費者,從產量大國轉型為品牌強國

栽種食用菌起家的陳惠,不僅是國際藥用菌學會執行主席,中國食用菌協會副會長,也是安惠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的董事長。從行銷的角度來看,他認為,中國的靈芝產量已足稱大國,但要如何從「大國」發展為「強國」?品牌、質量、消費者是三個關鍵。

建立品牌,才能提升靈芝的價值感和消費者的信任感;做好質量控管,當消費者不管吃哪一家的產品,都能吃到靈芝的好,靈芝產業發展才會更好;抓住消費者的心,結合消費者的需求,強化消費意願。

陳惠特別強調這是個贏在「商業模式」的時代,而這個商業模式就是「以消費者為主」。因此他建議,應該開放靈會議給消費者參與,把靈芝有益健康的訊息傳遞給更多人知道;要推廣中華文化裡的靈芝文化,加強消費者對靈芝的認同;要利用靈芝開發出吃的、喝的、用的、保健、醫療、裝飾……等各式商品,滿足消費者不同層面的需求;要走出傳統店鋪,從被動等待轉變為主動出擊,讓消費者主動找上你!

最後他回到張樹庭教授提倡的「小蘑菇,大家庭」概念,指出大家庭不只是要消費者眾,從業人員也要多,因此,業者除了工廠化的規模栽培之外,也應兼顧一家一戶的小規模栽培,幫助小農小戶在靈芝產業裡獲得利益。「只是到底是工廠化生產好,還是仿野生栽培的質量高,又能符合產業發展?是未來應該好好研究的課題。」

而對於孢子是否破壁比較好的問題,陳惠在「關於靈芝產品及其存在問題專題討論」時直言,在沒有「破壁」的概念之前,靈芝孢子粉的功效即受到肯定,相關產品也賣得很好,因此基於商業考量強調「破壁孢子好」無可厚非,但實不宜宣稱「沒破壁的」就不好。他表示,孢子的細胞壁雖硬但有芽孔,可從中釋出有效成分,如果消費者還是希望先破了壁再吃,那麼放到微波爐裡加熱即可辦到。

2015Long-22

對於靈芝產業經營有獨道心得的陳惠董事長,指出中國靈芝產業要有進一步的發展,

必須建立品牌,才能提升靈芝的價值感和消費者的信任感;

必須做好質量控管,讓消費者不管吃哪一家的產品,都能吃到靈芝的好;

必須抓住消費者的心,結合消費者的需求,加強消費願意。

 

個人觀點

〈第一屆中國靈芝大會〉的重要內容分上集和本文的下集整理如前,對於沒有介紹到的遺珠之憾,敬祈見諒。

今年從6月初在湖南懷化舉辦的〈2015靈芝研發與應用學術研討會〉,到7月底在安徽胜德舉辦的〈首屆全國靈芝大會〉,再到8月這場在浙江龍泉舉辦的〈第一屆中國靈芝大會〉,讓我們看到了中國靈芝學者、業者對於靈芝產業發展的熱情與企圖心,著實讓不是學者、不是業者,也未身處中國的我這個「外人」深感敬佩。

其實學者和業者們都已經看到問題,點出問題,也有具體的解答或解決方法。看起來科學家們是願意全力作為業者後盾的,雖然有些仍得從國家制度著手(如靈芝質量標準的建立,及三萜類和多糖體檢測方法的修訂),但中國靈芝產業能否從產量大國,華麗轉身為品牌強國,關鍵還是取決於業者們正視了多少事實真相,聽進了多少逆耳忠言,落實了多少肺腑建議,結合了多少科研成果。

(1)嚴法下的撥亂反正

10月1 日將實施的新版《中華人民共和國食品安全法》或許會為靈芝產業帶來一些「不便」,一如近日CFDA(中國國家食品藥品監督管理總局)為治理保健食品發布的〈关于进一步规范保健食品命名有关事项的公告〉新的廣告法規,已經讓很多業者有種套上「緊箍咒」的「困擾」,但陣痛期過後的撥亂反正必然會為靈芝產業帶來更多正面能量,一如台灣1999年施行「健康食品法」一様。

(2)回歸靈芝的本質──子實體

回頭再看此次靈芝會議幾位學者提醒的,張樹庭教授指出子實體(菇體、蕈菌)才是靈芝全方位的生長階段,有其藥用價值,孢子粉、菌絲體不應與子實體混為一談。或許在力推孢子粉的靈芝業者聽來非常刺耳,但很可能「一朵載滿孢子」的子實體才是業者最該下功夫的地方。話說老祖宗吃了千年說有效的靈芝,指的不就是那一朵菇嗎?

(3)利用基因鑑定確保每次使用的品種一致

關於中國科學院微生物研究所姚一建研究員,以及北京農林大學戴玉成教授所指,目前中國廣泛栽培的Ganoderma lucidum不是原本最早定名的那個Ganoderma lucidum(同名異種),業者們該得到的提示是,別再只聽信「名稱或代號」,而要透過基因鑑定技術「確保每次所用的品種都是同一個血統」。至於種名問題,就留給學者專家和政府傷腦筋吧!

(4)工廠化栽培才能把每一批的靈芝品質差異降到最小

有了同一品種,還需穩定的栽培條件,才可能每一次都產出成分接近的靈芝。但誠如上海市農業科學院食用菌研究所所長張勁松所言,即使同一靈芝品種在同一個基地栽培,靈芝裡的化學成分還是可能受到天候影響而有所差異。顯然,必須盡量把外在的不可控因素降到最少,才能確保每次收成的品質和產量。這絕非在「仿野生段木」的能力之內,而必須是溫度、濕度、通氣、光照、二氧化碳濃度……甚至連培養基配方都能在控制之內的「工廠化栽培」才可能做到。

(5)業者內部的質量管控要合乎科學

張勁松所長和中國醫學科學院研究員陳若芸已明確指出,目前的三萜、多糖檢測方法有缺陷,孢子粉和孢子油不含三萜類,因此在國家還沒從制度面修改檢測方法和定出質量控制標準之前,業者本身在做內部品質管控時,就應該站在符合科學這邊,使用對的含量檢測方法(HPLC法),採用合理的質控標準(HPLC指紋圖譜),並另外針對孢子粉和孢子油的化學特性(如甾醇)建立質控指標。

因為就像張勁松所長提醒的,所有的生物活性都建立在真真實實的化學成分之上,那些在含量上被放大的百分比,不論在品質或功效保證上都無意義,一個對未來有願景的企業不應如此打混仗!

從日本九州大學清水邦義副教授對於靈芝乙醇萃取物的研究可知,靈芝藥理作用眾多至少是由50種三萜攜手合作的成果,沒有單一一種三萜化合物可以以一擋十。因此三萜成分的多様化可說是靈芝功效廣泛性的基石,也說明陳若芸研究員以19種三萜酸作為靈芝(此指中國廣泛栽培的赤芝)HPLC指紋圖譜的適當性。所以,你出產的靈芝在HPLC 底下至少也該跑出那19個峰吧!如果沒有,還算什靈芝呢?

再者,清水邦義可是用靈芝子實體去做乙醇提取而得出那麼多藥用功效,再次提醒總是聚焦「孢子」和「水提取」的中國業者,「子實體」和「乙醇提取」對於展現靈芝功效的重要性,如果真要發展靈芝產業,與其往孢子破不破壁裡鑽,還不如加強這兩個環節的不足之處。

(6)成分「含量多寡」不等於「活性高低」,業者應先定目標功效再建立方法

根據研究顯示,不同採收時期的三萜和多糖,其含量會隨生長時間的拉長而下降,這提醒了業者採收時機也會影響靈芝裡的活性成分。但並非年幼的靈芝就一定勝過成熟的靈芝,別忘了張勁松所長根據其研究指出,三萜和多糖的含量多寡並不能和生物活性劃上等號,有些三萜或多糖含量雖少,活性卻高過那些含量多的。

換句話說,隨著靈芝不斷生長成熟,其內部的活性成分也在化學結構上產生變化,而結構上的改變可能更有利於靈芝的功效表現。所以,業者必須清楚自己要做的是什麼功效的產品,再回推要用哪一個品種,給予怎樣的栽培條件,在哪個時間點採收,才能得到足以支持功效表現的那個活性成分,而不是盲目追求量高。

(7)還需更多嚴謹的臨床研究

一如李玉院士在開幕致辭時所提,我們需要用科學,而非廣告,來說明靈芝的好。因此,當有了好的靈芝產品,還需要透過嚴謹的臨床研究加以證實。一如北京大學林志彬教授、李衛東副教授不斷提及的,靈芝的臨床研究太少;也如印度農業研究所生化部主席R. D. Rai博士所指陳的,有些臨床研究執行得不夠嚴謹而影響研究結果的說服力。

在熟悉靈芝的東方國家,臨床研究或許不算什麼,但要進軍不熟靈芝的西方國家,夠多且依照可靠實驗規範操作的臨床研究,則是決勝關鍵。所以,有實力的業者,把花在廣告上的錢一部分拿來做臨床研究吧!申請保健食品審批也都做人體功能實驗吧!如此才能加速實現靈芝強國的願景。

(8)別忽略靈芝對亞健康的保健功效

北京大學李衛東副教授在報告靈芝對亞健康的保健作用時,提到相關的研究實在太少;浙江省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保健食品化妝品監管處副處長劉森連,在提到新版的《食品安全法》時特別語重心長,業者常過度宣稱靈芝療效,而忘了靈芝最大的本錢在於它的安全、無毒、可長期吃,以及對亞健康的改善作用。

李衛東副教授指出中國七成人口有亞健康問題,顯見其比真正罹患疾病的族群更大,更何況「治未病」才是改善全體人類健康的根本之道。這是個值得投入研究的領域和大力開發市場,靈芝業者們應多著墨才是。

(9)「單一成分做成藥」也是靈芝產業未來發展的目標之一

誠如張樹庭教授所言,把靈芝裡單一活性成分開發成藥品,是靈芝產業未來應該發展的方向之一。這牽涉到那個單一成分的活性和安全性有多高?在「吃的」狀況下可以用多少劑量達到效果?以及如何在成本可控的範圍內進行大量生產?所以在安全的前提上,必須是少量、用吃的就有很好效果,而且一般人都買得起。

雖然此次與會嘉賓沒有人報告相關內容,但今年六月時受邀在〈2015靈芝研發與應用學術研討會〉演講的臺灣大學教授許瑞祥,就以「靈芝免疫調節蛋白的開發與應用」預告了單一靈芝蛋白做成藥物的可行性。其所參與開發的小孢子靈芝免疫調節蛋白GMI已做成膳食補充品在美國上市,目前已朝藥品開發的方向邁進。這應該會是靈芝第一個被開發成藥的活性成分,當那天到來時,就像張樹庭說的,「那可就不得了了!」

(10)先求安全,再求功效

古代醫藥典籍對於靈芝的評價最先提及的是「苦平無毒」,以往總覺得沒什麼,但隨著食安問題層出不窮,以及一些想搭靈芝便車的真菌類產品出現安全疑慮時,才覺得歷經千年考驗的「無毒」二字有多麼珍貴。

你知道靈芝有多安全嗎?過去北京大學林志彬教授為了確認靈芝的毒性劑量,拚命給老鼠灌靈芝提取物,結果把老鼠的胃給撐破了,還是沒找出吃多少靈芝會致死。

雖然此次會議中靈芝的安全性並沒有成為一個主要議題被討論,但張勁松所長和劉森連副處長都不約而同在報告時強調「先求安全,再求功效」的重要性。張勁松所長甚至提醒業者,把兩個原本是安全的原料加在一起做出來的產品,並非一定安全,還是要經過科學驗證,想做複方產品的業者務必要謹慎處理。

所以,當我們在談靈芝產業要如何發展茁壯時,千萬要守住靈芝最根本的價值──安全、安全、安全。倘若哪一天有個企業做出「不安全的靈芝產品」而被消費者唾棄時,那可就不是開幾個會能夠解決的!

2015Long-25

 

〔延伸閱讀〕

1. 聚焦灵芝产业发展三大问题(易菇网/李华伟)

2. 為解決問題而開的「第一屆中國靈芝大會」在龍泉圓滿落幕!
    中國靈芝產業能否華麗轉身,端視靈芝企業實踐多少科研成果(上)

3. 〔2015第一屆全國靈芝大會-系列報導〕號稱史上最嚴的新版《中華人民共和國食品安全法》
    將於10月1日施行,哪些要求和靈芝類產品有關?

4. 〔2015第一屆中國靈芝大會系列報導〕張樹庭教授演講:
    靈芝產品面臨的問題和挑戰──從「為什麼靈芝產品裡有澱粉」談起!

5. 2015第一屆中國靈芝大會系列報導〕張勁松博士演講:
    靈芝產業轉型需要解決的重要問題 ── 種源、栽培、加工標准化,市場營銷合法化(繁體版)

6. 〔2015第一届中国灵芝大会系列報導〕张劲松博士演讲:
    灵芝产业转型需要解决的重要问题 ── 种源丶栽培丶加工标准化,市场营销合法化(简体版

7. 「2015靈芝研發與應用學術研討會」圓滿成功!
    大會主席林志彬呼籲:加強臨床研究,建立國際認同的質量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