靈芝與我

gan-withme

〔許瑞祥的靈芝與我之2〕1989金炳珏把我推向國際,趙繼鼎把我帶入中國

原本只是一心一意想去北京找靈芝分類權威趙繼鼎看標本,沒想到老天爺反而先牽線讓他認識了韓國做靈芝藥理研究的第一號人物金炳珏,甚至還讓他去到南京、上海結識了許多中國做菇菌研究的前輩……許多奇妙的緣份彷彿冥冥中自有安排全都發生在1989,使得1989不僅成為國際靈芝學術交流的原點,更成為兩岸靈芝學術交流的起源,不僅對許瑞祥個人帶來深遠的影響,也扭轉了日後靈芝產學界發展的命運。

口述校定/許瑞祥   記錄整理/吳亭瑶

閱讀全文...

〔許瑞祥的靈芝與我之1〕新倚天屠龍記2019裡的張無忌採到了「松杉靈芝」?

《新倚天屠龍記2019》第十集裡播出童年時代的張無忌從山裡採到「松杉靈芝」的片段,勾起我從1980年代開始研究靈芝、結緣各方靈芝前輩的無窮回憶。回顧這段歷史,除了還原「松杉靈芝」四個字問世的史實之外,還有一個很重要的重點,那就是:做生意但求通行無阻,學名都寫Ganoderma lucidum無妨,可是做研究、做產品則須務求正確無誤,否則明明要做「雞湯」,材料卻誤用成「鴨」,產品怎麼可能道地,產業怎麼可能升級,對消費者怎麼交代得過去?

口述校定/許瑞祥   記錄整理/吳亭瑶

閱讀全文...

靈芝治癒腸病毒(口足手症)的見證分享

當腸病毒在親愛的寶貝身上作怪時,而且醫院藥物都用盡,情況一點都沒有改善,孩子依然痛苦,他的無力感反應在為人父母、爺爺奶奶,外公外婆的身上。你會看到大人們如此的自責、無奈、痛苦、煩惱、著急、無力感、不知所措……因為孩子針也打了,藥也吃了,還是虛弱無力地喊著:痛!痛!痛!痛!看到這一幕的當下,我的心都快跳出來了!那天,2018年5月28日,我們和孩子的家人一同見證了靈芝的奇蹟!

文/陳俊利(本文圖文版權均為作者所有,未經作者授權不得轉載)

閱讀全文...

如果沒有遇見靈芝,現在我會在哪裡?

靈芝在很短的時間內,讓我多年來的高血壓變正常了,這對我而言意義重大,因為我的父親和我的祖父都是因為長年高血壓後來中風輾轉病榻多年後過世的......

文.圖/張歐正德

閱讀全文...

用靈芝給老爸護心,也用靈芝向老爸說愛!

今年六月的第三個星期天,看到微信圈諸多好友都在「為爸爸加油」,才知道原來歐美許多國家和大陸都在這天慰勞辛苦的爸爸們,一時心血來潮寫了這篇,並以簡體字在微信平台上發表。如今適逢台灣特有的八月八日父親節,當然要再藉這篇文章向老爸說愛,同時也見證靈芝真的妙不可言!

文.圖/吳亭瑤 

閱讀全文...

一张照片,无限回忆

九月初,我们收到梁会峰先生的来信,表示「在网站看到了1991年10月召开灵芝专题研讨会的照片,感到很欣慰,本人也在这个照片之中。正所谓『忆往昔峥嵘岁月稠,看今朝灵芝遍地开』。」於是我们和自称老顽童的梁先生邀了稿。常年在百度知道为食用菌种植户无偿提供技术咨询的梁先生应允了,他利用中秋节期间,回忆当年灵芝研讨会的种种……。感谢这张老照片,让我们找到了热爱灵芝的老朋友,25年後看今朝灵芝遍地开,是怎样一种感怀呀!

文/梁会峰

閱讀全文...

話說「寫靈芝」的緣起不滅

能透過採訪寫作和靈芝維持這麼久的緣份,也許真是天自安排。從1999年開始參與《健康靈芝》雜誌的採訪與編製,到2015年協助成立〔靈芝新聞網〕,再到2016年重新出版全新的《靈芝,妙不可言》……彷彿「寫靈芝」就是我來到這世上的使命之一。

文/吳亭瑤(自由文字工作者)

閱讀全文...

锲而不舍的灵芝研究

我痴迷于灵芝研究数十年,特别重视灵芝的药理作用及其机制的研究,也兼顾灵芝的化学成分和产品开发及应用的研究,也因此与灵芝学术界和产业界结下了不解之缘。

文/林志彬

閱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