靈芝精進「第一線免疫」的主力戰將 ── 吞噬細胞&自然殺手細胞

〔編按〕時值2016年二月春寒料峭之際,兩種病毒輪番成為新聞焦點。一個是首次和人類交手,可能(科學上還不確定)造成胎兒小頭症的茲卡病毒;一個則是2009年來過,但已朱顏改的A型流感病毒H1N1變種──被擠爆的醫院,屢創新高的重症人數,說明從春節延燒至今的這波流感有多嚴重。不管是新興病毒、突變病毒,還是無時無刻不在的癌症,反應靈光的「第一線免疫」成為你我健康最切實際的保護。發表於2002年的這篇文章講的就是這件事,靈芝則是箇中高手。時隔近十四年,如今再讀,依然受用。

文/許瑞祥

◎本文原載於2002年7月《健康靈芝》第17期 16~19頁,原標題〈免疫系統不可或缺的一環──吞噬細胞與自然殺手細胞〉

rsh-tsugae2

(攝影/連震黎)

 

人類自出生開始不斷的受到外來各種病原體、污染物與環境中無形無影能量的侵襲,同時在體內的大小器官中,初始的異常細胞亦源源不絕的生成,內憂與外患交織存在每個人的一生中。但我們卻都能存活,並且在生命的大部分時期中,表現出相當健康的狀態,甚至在生病時,也能從對抗疾病的戰爭中很快的復原,其所賴以憑藉的,就是每個人與生俱來的免疫系統,複雜的免疫功能成為維持個人健康的最大保障。

如何調理個人的免疫系統,成為現代人預防疾病、抗老防衰的不二法門。認識基本免疫系統的互動關係,應是現代人必須具備的基本常識。投資經營免疫系統已成為個人健康管理的唯一途徑。有鑑於此,各種宣稱具有免疫調節或免疫增強功效的產品,往往成為人們追求健康入門的捷徑。

在人體中的免疫系統,是非常精密而複雜的防衛體系。通常在外來入侵的各種細菌、真菌、寄生蟲與病毒等,尚未對身體造成傷害前,就先被第一線先天性(非特異性)免疫系統中的吞噬細胞發現而消滅。唯有當大量的病原體突破第一道防線後,應變性(特異性)免疫系統便會被徵召啟動,針對傳染病原體產生一系列專一性的反應,除了將其消滅外,並產生記憶性,以便下次病原菌再來時能夠快速的辨認,這就是注射疫苗能預防疾病的原理。

 

第一線防衛系統的「吞噬細胞」與「自然殺手細胞」

本文中將介紹免疫系統中,負責殲滅於灘頭的第一線防衛系統中主要的兩種細胞──吞噬細胞和自然殺手細胞的來源,及其活性對免疫功能的影響。

吞噬細胞和自然殺手細胞在血球的分類中皆為白血球的一部分,在血液中循環全身的白血球,雖然在數量上遠少於攜帶氧氣的紅血球,但卻是免疫系統的主要成分。

白血球起源於人類骨髓裡的幹細胞(stem cell),具有一個細胞核,最常見的為單核細胞(monocyte),當有感染發生時,單核細胞會大量出現並轉化成巨噬細胞(macrophage)。巨噬細胞體積大、吞噬能力強,能包圍並殺死經由專一性免疫細胞(如B細胞或T細胞等)標記信號的病原體或老化和變異的細胞。巨噬細胞除了能在血液中全身流動尋找目標外,並存在於網狀內皮系統中的淋巴結、脾臟、肝臟等重要據點,偵查並捕捉、消滅通過的病原體或異常細胞。

另一類具吞噬能力的是中性白血球(neutrophil),中性白血球在骨髓中發育成熟後進入血液中,每當寄主受到病原菌感染時,中性白血球會快速大量的增加,此亦成為醫生判斷病人外源感染時的指標。前述所提的巨噬細胞和中性白血球皆具有直接吞食另一細胞的能力,因此皆屬於鎮守第一防線的吞噬細胞(phagocyte)。

在先天性(非特異性)免疫系統中另一支作戰的主力是自然殺手細胞(natural killer cell),此類細胞不具有T細胞或B細胞的抗原受器,為源生自骨髓的淋巴細胞,形態上可見其細胞中具有大顆粒物質,故又被稱為大顆粒淋巴細胞,具有辨認腫瘤細胞與病毒感染細胞的能力,能夠自發性的毒殺腫瘤細胞和被病毒感染的細胞。

自然殺手細胞亦可經由IgG受器辨認後,毒殺被IgG抗體標記的細胞,進行所謂的抗體依賴性細胞毒殺作用。經活化的自然殺手細胞可釋放干擾素γ(INF-γ)和介白素(IL-1)等細胞激素,對於免疫反應的調節具重要的作用。

 

各項靈芝研究成果,證實可提升免疫功能

1970年代有關靈芝抗腫瘤的活性研究成果,引發靈芝與免疫功能提升的研究興趣。在以小白鼠腹腔抽出液中的巨噬細胞吞噬雞紅血球的能力作為評估指標,結果顯示注射靈芝萃取物的實驗組較對照組明顯提高其吞噬能力,且作用的強度與給藥的持續時間有關。此種提高體內非特異性吞噬細胞的活性,對於外源病原菌或癌化細胞的早期消滅具有重要的意義。

1980年林志彬等曾發表以靈芝乙醇萃取物和靈芝多糖經灌胃餵食小鼠後,均能提高小鼠腹腔巨噬細胞吞噬雞紅血球的能力。以松杉靈芝(G. tsugae)的子實體和菌絲體中的多糖體,能明顯恢復小鼠在注射氫化可體松(hydrocortisone)後的碳粒廓清率,並使其恢復至正常水平。

1990年顧立剛等則報導從薄蓋靈芝(G. capense)菌絲體萃取物與小鼠腹腔巨噬細胞於體外培養24小時後,可增加巨噬細胞對紅血球的吞噬功能,並且增加其中溶體酶的含量。

為深入探討靈芝多糖對巨噬細胞的作用機制,1999年李明春等發表利用雷射光掃描共聚焦顯微鏡技術,連續監測靈芝多糖成分之一的GLB7對小鼠腹腔巨噬細胞胞漿游離鈣離子(Ca2)濃度的影響。結果顯示靈芝多糖GLB7(20 μg/ml)會引起小鼠腹腔巨噬細胞中鈣離子濃度的明顯升高,且此鈣離子的升高現象,是由細胞外鈣離子內流和細胞內鈣離子釋放共同作用的結果。

2000年李明春等再度發表靈芝多糖GLB7在體外對小鼠腹腔巨噬細胞中蛋白質激酶C(protein kinase C)活性的影響。結果顯示靈芝多糖GLB7(40μg/ml)可明顯促進其巨噬細胞中蛋白質激酶C的總活性。同時經由靈芝多糖GLB7能拮抗staurosporine對巨噬細胞中蛋白質激酶C的抑制作用,說明靈芝多糖GLB7活化巨噬細胞中的蛋白質激酶C的活性並非是直接作用於受體上,而是通過影響巨噬細胞中的訊息傳遞過程,達到增強蛋白質激酶C的活性。

1985年鄭惠華等證實人工培養靈芝的子實體萃取物對於小鼠S-180肉瘤細胞生長的抑制作用,部分是由於提升自然殺手細胞活性而來。

1989年翁舷誌等發表靈芝菌絲體水萃取物中酒精不溶部分GL-AI腹腔注射於C3H/HeN小鼠時,發現注射4~400 mg/kg劑量時,都能增強自然殺手細胞之活性。腹腔注射40 mg/kg  GL-AI,15小時後就可增強自然殺手細胞之活性,48小時後達到最高,120小時後則回復到正常。

在接種肝癌與黑色素瘤細胞的小鼠,其體內自然殺手細胞的活性很低,但經腹腔注射40 mg/kg之GL-AI後,即能增強其自然殺手細胞活性,同時給藥小鼠的血清分析顯示其干擾素含量亦有增加。結果顯示靈芝萃取物無論對健康或含瘤小鼠,皆可增強其脾臟自然殺手細胞之活性,同時亦產生干擾素來活化其他吞噬細胞。

2000年陳妙齡發表用松杉靈芝(G. tsugae)的萃取物以口服方式餵食BALB/c雌鼠,進行特異性與非特異性免疫反應實驗。經8週的連續餵食後,分析其血液中顆粒細胞的吞噬活性,收集腹腔細胞分析其中細胞激素分泌量,並分析腹腔中自然殺手細胞之活性。結果顯示有關特異性免疫反應中,明顯可促進抗體生成、增進免疫細胞的增生能力與調節T細胞的功能;在非特異性免疫反應中則證實,靈芝的餵食可顯著的增加腹腔中自然殺手細胞的活性。

作者除了確認松杉靈芝的萃取物具有全方位的免疫調節功能外,並強調其在活化自然殺手細胞時的顯著成效。此結果除了再度彰顯各種靈芝的免疫調節機制外,同時亦提供口服靈芝萃取物能增加自然殺手細胞活性的證據。

由前述文獻報告的結論可知,作為健康維護第一道防線的非特異性免疫系統中的吞噬細胞,除了負責防禦與衰老細胞的清除外,並參與傳遞抗原訊息、分泌細胞激素等調節免疫的功能;自然殺手細胞除了撲殺病原體與癌細胞外,並能分泌干擾素。

各種靈芝的萃取物陸續被證實能提升吞噬細胞和自然殺手細胞的功能,此不僅僅是增強動物體抗腫瘤、抗病原體感染的防線,還可間接影響特異性免疫機制,進而參與整個免疫系統的調節作用,其價值重要性可見一斑。

 

對抗癌症和傳染病,靈芝提供勝利的契機

在交通發達、人口集中的現代都會生活中,各種奇怪的病原體不再被隔離,先進國家研發對抗傳染病的疫苗卻總是落後於低等生命們的創新速度,而在我們體內專司抗體製造的B細胞,卻也總是無法辨認新型病菌的外貌。

每年夏天盛行的腸病毒和冬季流行的感冒病毒,一直不斷的重複出現,顯示病毒創新突變的能力遠遠超過我們學習認知的範圍。因此當病毒來襲時,第一線的免疫保護能力之加強,將可延長寄主應變的時間,同時亦能減輕病原菌入侵的傷害。

在工業化的社會中,各種污染物充斥生態環境中,人體內的各種細胞無時不刻不受到異常訊息的誘導,而追求細胞個體的獨立表現,失控的癌細胞在個體內流竄著,最終演變成為致死的頭號殺手來反噬寄主。雖然有關癌症的研究日新月異,抗癌疫苗和抗癌新藥的問市,代表人類向癌症挑戰的決心,但就目前結果而言成效依然不彰。

但對抗癌症如果能從預防勝於治療的立場評估時,則可收到事半功倍的效果。作為第一道免疫防線的自然殺手細胞和吞噬細胞的活性如果能被有效提升,相信必能增加辨認與消滅異常細胞的機會,大大減低癌細胞增殖的可能性,達到制敵機先的境界,為人類防癌抗癌提供勝利的契機。

靈芝的成分包羅萬象,其與免疫調節機制的互動更是綿延不絕。三十年前學者從靈芝的抗癌活性中找到主導消滅癌細胞的免疫系統,並經分析確認非特異性的吞噬細胞與自然殺手細胞主導部分抗癌機制。因此當具備「促進吞噬細胞與自然殺手細胞活性」的產品獲准上市時,無異宣告我們對抗傳染病和癌症時不再孤單與無助了!

 

參考文獻

1. 王聖予、陳建和:免疫學,藝軒出版社,2000年.

2. 林志彬:靈芝的現代研究,北京醫科大學出版社,2001年.

3. 陳妙齡:以松杉靈芝餵食BALB/c鼠探討腹腔免疫反應的功能評估指標,台灣大學農化所碩士論文,2001.

4. 許瑞祥:靈芝概論,萬年出版社,19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