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穩定確效、分眾訴求」才能體現靈芝價值,引領市場風潮──記2019第十屆國際藥用菌大會(下)

誠如上期報導,時間證明了靈芝的價值,現代人養生保健捨靈芝其誰!只是回過頭來檢視整個靈芝產業又會發現,後段班與前段班的水平差距嚴重,有的還在雲裡霧裡,有的已經朝穩定確效邁進。確定的有效成分種類、穩定的有效成分含量,是靈芝產品穩定確效、分眾訴求的先決條件,也是體現靈芝價值的必備條件。你吃的或你做的靈芝,有在這個水平上嗎?

撰文.攝影/吳亭瑤    简体版/请链接

20191212-0 

 
2019年9月中旬,第十屆國際藥用菌大會(IMMC10)與中國工程院主辦的菌物大健康產業論壇,聯合在中國江蘇南通舉辦。八十餘場主旨和專題演講,一百多個口頭報告和壁報論文,讓我們有機會一窺藥用菌研究和產業的發展現況,以及靈芝在其中的角色。

包山包海的內容,更顯出靈芝的鶴立雞群。靈芝自1970年前後累積至今的科研深度,自1980年代開始發展至今的產業實力,以及靈芝本身安全性高、活性成分多、功效層面廣、享譽國內外的優勢,均非其他藥用菌所能望其項背。

誠如上期報導,時間證明了靈芝的價值,現代人養生保健捨靈芝其誰!只是回過頭來檢視整個靈芝產業又會發現,後段班與前段班的水平差距嚴重,有的還在雲裡霧裡自欺欺人,拉著消費者一起混水摸魚;有的已開始朝穩定確效、分眾訴求的方向邁進。

確定的有效成分種類、穩定的有效成分含量,是靈芝產品穩定確效、分眾訴求的先決條件,也是靈芝產品體現靈芝價值、引領市場風潮的必備條件。只是具體上該怎麼做?本次大會有幾位靈芝研究者的演講內容值得參考。

 

九州大學清水邦義副教授:
靈芝採收時機應視產品功效需求而制宜

20200405-1

自2005年在國際期刊發表首篇靈芝論文以來,靈芝子實體乙醇萃取物及蘊藏其中的三萜化合物,始終是清水邦義(Kuniyoshi Shimizu)的研究核心。他在本次會議的演講主題為:The Importance of Triterpenoids for Efficient Utilization of Multi-medicinal Mushroom, Ganoderma lingzhi – Analysis of Metabolites during Developmental Stages.

 
日本九州大學農學研究院清水邦義副教授發表的〈通過發育期代謝產物的分析,研究靈芝三萜高效利用的重要性〉,指出靈芝採收時機應視產品功效需求制宜。

根據他的研究分析,即使是同一個菌株,採用同樣的栽培方法,靈芝在不同生長階段合成的三萜種類也有很大的差異;各種三萜的含量在不同生長階段也變化多端,並非所有三萜都在靈芝即將放孢子之前的成熟期達到最高峰。

因此清水邦義認為,不同訴求的靈芝產品,應根據產品所需的功能性成分,設定不同的靈芝採收時機,才能讓原料的有效利用率達到最佳化,而不是任何產品都用一時期採收的靈芝作原料。

為了方便栽培者可以精準判斷靈芝子實體的各個生長階段,他的團隊已利用靈芝裡某些常見的代謝產物建立快篩指標,並且為這些指標定量。他期待他們的研究結果可以應用在靈芝分眾產品的開發,例如:

訴求調血壓的產品即可用「初蕾」時期的靈芝作原料,因為這階段含有「抑制血管收縮素轉化酶(ACE)」的三萜種類含量最多也最高;若要用來防治愛滋病,則適合選擇釋放孢子前的成熟靈芝,因為此時具有抗HIV病毒的靈芝酸B含量最高。

雖然特定功效的產品所需的特定功效原料,不一定要通過栽培子實體實現,但是從原料就開始講究穩定確效,卻是靈芝產品一定有效的必要條件。

當清水邦義對於靈芝產品的構想已經細膩到「什麼功效」應該對應「什麼成分」、在「什麼時機」採收,你所生產或使用的靈芝,或是你所認為更勝靈芝一籌的其他藥用菌,也在同一層次上嗎?或者仍處於搞不清楚菌種、沒有固定的栽培菌株、看價錢隨處收購原料、用不準的方法評估總三萜或總多醣的大鍋飯等級呢?

20200405-2

三種三萜在靈芝生長過程的含量變化趨勢

(以上資料匯整自清水邦義副教授的演講投影片)

 

20200405-3

 

南京農業大學趙明文教授:
了解靈芝基因與環境的互動,提高靈芝酸產量

20200405-4

從1999年念博士開始,趙明文(Mingwen Zhao)對靈芝酸基因的研究已持續二十年。他在本次會議的演講主題為:Shedding Light on the Mechanisms Underlying the Environmental Regulation of Secondary Metabolite Ganoderic Acid Ganoderma lucidum Using Physiological and Genetic Methods。

 
南京農業大學趙明文教授發表的〈利用生理學和遺傳學方法研究靈芝次生代謝產物靈芝酸的環境調控機制〉,分析了不同的環境影響因子是如何調控靈芝裡「與合成靈芝酸相關」的基因,進而改變靈芝酸的合成量。

此研究成果不僅提醒我們,即使是同一個品種的靈芝,也會因為照料的方式不同,而造成活性成分含量上的差異,絕對不會是隨便種隨便一樣,同時也為靈芝業者提供技術層面的參考。因為靈芝酸雖是靈芝獨有的活性成分,但含量並不高,如果能在栽培過程中促進靈芝酸的合成,就有機會區隔市場,提高靈芝對於特定人群的保健價值。

趙明文表示,一旦能「讀懂靈芝的語言」,了解靈芝是如何感知環境裡的化學因子(如水楊酸等生長激素)、物理因子(如熱應激)和營養因子(如氮源),並且釐清這些因子會通過哪些分子訊息路徑影響靈芝酸基因的表現,我們就能以人為的方式模擬不同的環境,調控靈芝酸的合成量。

雖然趙明文是通過菌絲發酵的方式探討環境因子與靈芝酸基因的互動,不過他表示他的最終目的是要把從中獲得的生理遺傳學知識應用在子實體栽培上,提高整朵靈芝的食用價值。目前他的團隊已在這方面取得了初步的成功。

20200405-11

20200405-6

20200405-5

熱壓力對靈芝酸合成量的影響(上圖)及對靈芝酸基因的調控機制(下圖)。圖為趙明文在第十屆國際藥用菌大會演講的投影片。

 

上海市農業科學院張勁松研究員:
以特色成分做出產品差異,以準確檢測穩定質量

20200405-7

研究靈芝已逾三十年的張勁松(Jingsong Zhang),對靈芝菌種、栽培、成分、藥理和產品開發均有深入涉獵。他在本次會議的演講主題為:Study on Key Questions of Affecting Ganoderma Industry Development。

 
上海市農業科學院食用菌研究所所長張勁松研究員發表的〈靈芝產業發展關鍵問題的研究〉,則是從品種、栽培、成分等多個環節切入,為靈芝產品如何做到穩定確效、分眾訴求提供具體的方法。

功效取決於成分,成分則取決於品種(菌株)、栽培條件、採收時機、原料部位、生產工藝等眾多因素。因此張勁松表示,靈芝業者應根據產品的功效訴求,選擇合適的靈芝品種,並以三萜指紋圖譜或DNA鑑定確保品種的一致性,同時以適合該品種的條件進行栽培,在適當的時機採收,取得成分活性高且含量多的靈芝原料,再透過合適的生產加工技術,讓最後做出來的產品符合功效訴求的成分質量標準。

張勁松以自家團隊的研究為例:細胞與動物實驗顯示,靈芝子實體乙醇萃取物能顯著抑制攝護腺(前列腺)腫瘤生長,其中又以靈芝酸DM、G、D、B和靈芝酮三醇對攝護腺癌細胞增生最具抑制效果。因此未來開發相關產品時,這五種靈芝三萜即為品種篩選、原料生產、產品加工的質量控制指標。

但如果靈芝產品訴求的功能是提升免疫,其質量控制指標就應該是具有免疫活性的靈芝多醣,例如GLIS──這個靈芝(Ganoderma lucidum)子實體中最主要的活性多醣已被證實可以促進B細胞和多種細胞激素增生,增強巨噬細胞的吞噬活性,並能提高免疫系統抗腫瘤能力,它的存在自然成為產品功效的保障。

換句話說,不同特色的活性成分,是靈芝產品走出同質化、做出差異化的關鍵。因此準確的成分檢測方法,就成了確保每批產品都有一致成分、一致功效的必備工具。

能將混合物裡各個單一成分進行定性定量的HPLC(高效液相色譜法)向來是檢測靈芝多醣和三萜的好方法。張勁松的團隊甚至用HPLC開發出「一測多評定量靈芝三萜」的快速檢測法,只要檢測一種靈芝三萜就能同時定量十七種主要的靈芝三萜,讓業者可以用更少成本、更短時間為產品質量把關。

不準確的靈芝多醣、靈芝三萜官方檢測法,為大陸靈芝市場提供了無限寬廣的混戰空間,阻礙了靈芝產品升級的步伐,也加大了消費者無法吃出預期功效的不確定性。張勁松的演講內容,無疑針對大陸靈芝產業發展的關鍵問題對症下藥,也勾勒出理想靈芝產品的必備條件,為你我提供選擇品評的依據。

 

北京大學楊寶學教授:
靈芝多醣肽保肝護腎,靈芝護腎豈止三萜類

20200405-8

楊寶學(Baoxue Yang)自2007年由美返中後開始靈芝的藥理學研究,這十幾年來他對靈芝護腎、護肝、護心的作用機制做了相當細膩的探討。他在本次會議的演講主題為:Protective Effect of Ganoderma lucidum Extract on Liver and Kidney and Its Mechanism。


現任北京大學基礎醫學院副院長和藥理學系主任的楊寶學教授,其所演講的主題〈靈芝萃取物對肝腎的保護作用及作用機制〉,為靈芝功效與成分間的關係帶來了值得思考的面相。

首先是靈芝多醣肽萃取物GLPP(含5%蛋白,分子量52萬),不僅能在100 mg/kg的餵食劑量下,通過調節膽汁酸代謝、抑制脂肪酸生成的作用機制,減輕肥胖和高三酸甘油酯引起的脂肪肝、肝損傷和肝臟胰島素阻抗;還能在預先腹腔注射100 mg/kg的條件下,通過增強抗氧化能力、減少活性氧生成的機制,減少細胞凋亡,降低小鼠缺血再灌注引起的急性腎損傷。

如果只看護腎作用,那麼除了上述靈芝多醣肽萃取物對急性腎損傷的保護,還有靈芝總三萜萃取物在100 mg/kg皮下注射的條件下,調控腎細胞內與囊泡發生、發展相關的信號通路,延緩多囊腎小鼠的腎臟囊泡發展,其主要的活性成分之一為靈芝酸C2乙酯(ethyl ganoderate C2)。

也就是說,同一種來源的靈芝多醣肽萃取物既可護肝,也能護腎;而成分完全不同的靈芝多醣肽萃取物和靈芝總三萜,卻能通過不同的作用機制保護腎臟細胞。顯然靈芝的穩定確效未必只能局限在一種成分對應一種功效,或一種功效只由一種成分擔當。

 

貝爾格勒大學Miomir Niksic教授:
在科學基礎上,把功效成分融入食品、飲品與甜品

20200405-9

Miomir Niksic出席2001第一屆國際藥用菌大會時的報告主題是:Evaluation of Alcoholic Beverages Based on Ganoderma lucidum (Curt.: Fr.) P. Karst. Extract;2019年第十屆大會他的演講主題則是:Mushrooms-Again Shift from Pharmaceutical to Food Supplements。如何把藥用菌的功效成分融入日常飲食,始終是他的一貫堅持。

 
塞爾維亞(Serbia)貝爾格勒大學(University of Belgrade)農學院工業微生物系Miomir Niksic教授發表的〈菇蕈將再次從藥品轉向食品補充劑〉,則是倡議把靈芝等藥用菌中功效成分融入日常食品、飲料、甜點中,讓人們在原本的飲食文化、生活習慣裡,自然而然吃到更多的健康──無疑是「分眾訴求」的另一種思考。

對於如何把酒類與靈芝做完美結合有深入研究的Miomir Niksic,即在演講中介紹他們團隊研發的靈芝啤酒,其在原有的商業啤酒中,加入富含三萜類和多酚類的靈芝子實體酒精萃取物進行熟成,經過初步盲測顯示,靈芝特有的苦味非但沒有影響啤酒的適口性,反而增添了啤酒的風味;化學成分檢測則顯示,靈芝啤酒中的靈芝酸B、D、H等功能性三萜類可望帶來額外的健康作用。

此外Miomir Niksic也介紹其他團隊對於靈芝融入傳統米酒、白蘭地、啤酒或氣泡飲料的研究,而這些研究的共同點都在藉由靈芝增加飲品的抗氧化作用。Miomir Niksic認為,提升體內的抗氧化能力有助改善各式各樣的文明病,而根據他們以多種模式進行評估顯示,靈芝,尤其是靈芝子實體萃取物,比起雙孢蘑菇(洋菇)、巴西蘑菇、桑黃等其他菇類有更好的抗氧化活性。

Miomir Niksic以西方人的角度,提醒我們還有另一種完全不同於「吃保健食品」的消費需求存在,如何在既有的食品、飲品、甜品需求上提供「有益健康」且兼顧風味的新選擇,值得思考──當然這些有益健康的成分與宣稱,都必須有嚴謹的科學證據支持,Miomir Niksic特別強調。

 

有心堅持,才做得出靈芝的價值

靈芝的價值亙古恆今,而且隨著科學研究愈辯愈明。只是再好的價值、再多的研究,還是需要產業界的決心與行動,才可能讓靈芝的價值綻放光芒。

誠如專研靈芝四十年的臺大教授許瑞祥所言,靈芝產業的最大問題在於,入門很容易,但要持續每年都種出同樣的靈芝,就沒那麼容易了,因為當所用的品種不一樣、材料不一樣,怎麼可能種出成分一樣、功效一樣的靈芝呢?

做靈芝是為了讓人類過更好的生活,吃靈芝是為了讓自己活得更好。穩定確效是好靈芝的基本條件,分眾訴求則能讓更多人受到良好的照顧。世間靈芝品牌何其多,願你做的、你吃的是有價值的那一種。

20200405-10

2021第十一屆國際藥用菌大會將移師塞爾維亞首都Belgrade舉辦。